陳幼堅:像藝術家般收藏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Alan 辦公室一隅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Alan心愛的朱銘木雕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Damien Hirst “For The Love of God”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Space 27的出現,令Alan的收藏方式也出現了變化。
圖片由Alan Chan Design Company提供
辦公室內的藏品一隅,中西合璧。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Alan Chan,身後是其最愛的朱銘木雕及其他藏品。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TOP
23102
27
0
 
24
Oct
24
Oct
CoBo Social Market News

著名設計師陳幼堅除了是一位創作者、藝術家、策展人,他還是一位收藏家。他的作品反映了其收藏品味,其收藏也在無形中影響他的創作。他的格言是:「不花心怎能做創作;不花心怎麼當收藏家?」正好解釋他興趣及收藏之「雜」;或許,他正是現代的雜家。

TEXT: Elise Yau
IMAGES: Double M Workshop;部分圖片由Alan Chan Design Company提供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陳幼堅是香港設計界無人不知的名字,早早成名於八十年代,是當年少數代表香港衝出國際的華人設計師。除了平面設計、室內設計、品牌策略,近年他更當起藝術家和策展人,以iPhone創作的攝影系列「iEye愛」系列,在意大利、日本、新加坡和內地巡迴展出;作為策展人,他出奇不意地與年青書法藝術家青山不墨,到新派手工啤酒酒吧何蘭正舉辦展覽,產生新與舊的跨媒界火花。

他近年也熱衷收藏當代藝術,工作室成為他展示所獲的場所──每當他從海外公幹回港,均興致勃勃地召集員工,聆聽他新搜羅藏品的故事,有的是LV古董行李箱,有的是法國50至80年代電影海報──直面無敵維港海景的辦公室更像一個生活痕跡的時間廊,堆滿他多年來從世界各地老店、地攤所搜羅,各種千奇百狀的物件,從字典、 粟子玉石、各種神佛,甚至由無限橡皮筋組成的puppy寵物,均收束在奇珍閣中,設計中人自會找到當中對字體、物件尺度、時間痕跡等的設計眼光及養分(藏品中靈感浩瀚,甚至無心插柳成為2014年與本地年輕設計組合MIRO,在這堆藏品中引發以物品作對話的IN/OUTPUT展覽)。

 

2I1A0801Low

Alan 辦公室一隅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Alan 辦公室一隅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多情的收藏家

走在辦公室的展覽長廊,有曾梵志的雕塑、村上隆的畫、常玉的版畫、杉本博司的攝影、Keiichi Tanaami的普普畫作、空山基的插畫、李二男的多媒體裝置,也有年輕藝術家如卜樺、鄭路的作品……還有最新近掛上牆的,是他1979年最後一份工作的廣告公司老闆送給他的大型猴子油畫,卻是由不知名畫家所作。「藝術家名氣大小並非我的收藏準則,藝術對於我來說是一種 emotion(情緒)、expression(表達)和memory (回憶),收藏就像是搜集全世界不同的emotion。它也是一種memory和感覺,能夠帶我重返人生某時某刻。」就連中學時與女朋友到利舞臺看戲的戲票,他也珍而重之收藏至今。

品味如此之雜,他甚至拒絕稱呼自己為收藏家。但對於收藏、對於藝術,他顯然比表現的漫不經心認真得多──多年前便已將灣仔的工作室開闢作Gallery 27,舉辦各類型的新銳展覽,去年更將15年前從投資買回來的7,000平方呎空間改建成立Space 27;除了展覽以外,開幕以來亦成為各品牌如Hermès、Chanel、Celine、Marc Jacobs等舉辦活動的選擇;更別談上海集設計、藝術與生活美於一身的Garden 27零售概念店。自Space 27出現,他坦言「心雄了」,「收藏往往與空間相連,如今空間多了,也會傾向收藏體積較大的雕塑。」

而眾多收藏中,最令他珍惜的也是多年前購入的雕塑作品──朱銘在八十年代於美國作展覽時,於當地親手打造的木雕。「本身是中國人,也傾向多支持中國藝術家,而且我十分認同朱銘作品中的太極精神。四十歲時曾與一大班人到訪朱銘台灣的家,其時作品也只是數萬元,後悔當時錯失良機。這組美國的作品是他第一組大型戶外木雕,十件中我購入了兩件,是非常好的投資。」因物主保存不當,作品的底部被蟲蛀破敗不堪,他還特意請專家挖木糠杜蟲。

 

Alan心愛的朱銘木雕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Alan心愛的朱銘木雕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回歸他多年孜孜不倦的創作生涯和收藏癖,他繼續語不驚人誓不休:「不花心怎能做創作;不花心怎麼當收藏家?」他的理論是,做創作之人必須不停尋求新的靈感和刺激,一成不變停留在comfort zone 最是要不得。藝術之於他也是一樣,他的收藏希望能分階段放在不同空間,因為他需要時間來欣賞了解作品。

 

藝術影響設計,設計回歸藝術

作為創意人、設計師,有時他也忍不住技癢,與藝術家作品來個二次創作對話:在辦公室門口當眼的Damien Hirst “For The Love of God”,他便以亞加力膠架以十字架形狀重新裝裱,為作品賦予新的定義。這些藏品箇然也會成為滋養其創作靈感的養分,如他早年收藏的香港十九世紀初風景油畫,標誌式的帆船日後化作其著名的文華東方酒店餅店的革新設計形象;而他最近操刀的馬來西亞雲頂一頂級私人會所項目中,也請來了Hajime Sorayama、Marc Quinn等全球約20名藝術家定制藝術品,希望提升不同角落的感官體驗。

在他眼中,藝術與設計的界線也愈來愈模糊。「 難道Damien Hirst在The History of Pain(1999)的作品中砌刀片,又或者Andy Warhol的金寶湯罐頭pop art便不是設計?」

 

Damien Hirst “For The Love of God”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Damien Hirst “For The Love of God”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進入分享階段

「分享」一直是他強調的精神,藝術之於他也富分享之樂,一如會議室上由張雅心於60年代拍攝的偌大文革樣板戲攝影作品,他也曾轉讓給劉嘉玲同一張作品 ,如今掛在她的上海辦公室。

訪問末段,他更悄悄告訴我們他在京都購入位於哲學之道一日式洋房,希望與當地文化交流中心合作一長遠項目,介紹京都近100種工藝與技術,舉辦展覽講述其背後深厚的文化藝術、手藝人的生活方式及思維方法。「從唐、宋代起,日本文化一直深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我受京都文化影響也很深,希望此舉能夠將當地的工藝經展覽讓更多人認識。」

 

Space 27 圖片由Alan Chan Design Company提供
Space 27的出現,令Alan的收藏方式也出現了變化。
圖片由Alan Chan Design Company提供
藏品一隅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辦公室內的藏品一隅,中西合璧。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Alan Chan,身後是其最愛的朱銘木雕及其他藏品。
Photo: Double M Workshop © CoBo Social

 

 


Elise YAU (Editor of CoBo)
Elise YAU is an editor and journalist specialises in design, lifestyle and luxury topics. She has written extensively for Ming Pao Weekly, City Magazine and HK01, and she is the author of book projects regarding design, architecture and Hong Kong culture. Currently based in Hong Kong, Elise is immersing the art world after joining CoBo, the first Asia community platform for collectors.

eliseyau@cobosocial.com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