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藝術勞動‧買定離手》:藝術勞動的呈現與實驗

在展覽空間的入口先設置一條隧道,張貼十個藝術勞動的關鍵詞。
黃照達的插畫配合關鍵詞,呈現藝術勞動的歷史背景。
石家豪的工作年曆,在展覽的論述下,瓦解了大眾對於「藝術家」浪漫化的想像。
韓國藝術家李在伊的作品紀錄年輕舞蹈家按照年長的舞蹈家的描述,重新演繹舞蹈。
梁慧欣,何時何地 不假設你或會在旁,2018
鄭栢麟,停止心跳,2018
羅詩穎,每一次都是最後一次,2018
梁凱雅,給自己找麻煩的練習,2018
四位年輕藝術家在公證人周俊輝的見證下打麻雀。
TOP
287
27
0
 
6
Dec
6
Dec
Video Art Asia by COBOSocial.com

繼今年推出新書《我愛Art Basel-論盡藝術與資本》後,梁寶山最近策劃的《火花!藝術勞動‧買定離手》,繼續探討藝術和勞動的議題,並進一步進行了一個資源分配的實驗。

在展覽空間的入口先設置一條隧道,張貼十個藝術勞動的關鍵詞。

TEXT: Fizen Yuen
IMAGES: Courtesy of Oi! Street & the artists

 

你去了油街的《火花!藝術勞動‧買定離手》展覽。

策展人梁寶山在展覽空間的入口先設置一條隧道,張貼十個藝術勞動的關鍵詞,配以黃照達的插畫,呈現藝術勞動的歷史背景。你有點意外 ── 在傳統視覺藝術展覽中,大量的文字往往只會出現在策展宣言中,而具體討論議題的任務,往往會透過作品和作品實踐。對於習慣看展覽的藝術觀眾而言,如此大量的文字作為展覽內容,可能會被評為太過直接,行內普遍認為,藝術最大的價值,在於帶出想像空間,讓觀眾自行建構自己對議題的理解。

不過你也聽過,近年藝術家在質疑,以視覺藝術作為表達的媒介,於討論深入議題時是否力有不逮。藝術和勞動各自的背景、和兩者如何結合的脈絡,如果不用文字交代、或是以關鍵字的形式為觀眾梳理,觀眾又似乎很難從作品之間閱讀得到這些龐大的訊息,進而轉化成一個有意義的閱讀經驗。在細心閱讀下,你發現這些文字並非直接討論議題,更加像一種氛圍,讓大眾理解接下來構成「藝博會」的脈絡。運用文字,可能不是一個視覺藝術展覽中最慣用的手法,不過如果觀眾對於議題感興趣、而又願意花一點時間閱讀的話,就會是一個有意義的展覽閱讀經驗。

 

黃照達的插畫配合關鍵詞,呈現藝術勞動的歷史背景。

 

還原浪漫的想像

進入展覽廳中間,會看見石家豪的作品2014年年曆,呈現了一名藝術家如何規劃自己的工作,不是天天出席上流人士就會、也不是天天酩酊大醉 ── 而當藝術家將父親照腸、哥哥結婚這些生活上的瑣事和自己「乏味」的工作日程如此鉅細無遺地呈現,大眾或許會慢慢瓦解對於「藝術家」的浪漫化想像。

相比之下,韓國藝術家李在伊的雙頻道錄像 完美時刻 較為抽象,其中一段影片中,年老的舞蹈員仔細地描述自己跳得最好的時刻;另一段影片中,年輕舞蹈家按照年長的舞蹈家的描述去重新演繹,暗示藝術理想和現實的摸空與落差。這作品亦可以和馮程程與台灣演摩莎劇團四位演員其後會在油街展場演出的《在新的一天,我們往理想前進》組成一種對讀:演員會在深夜開始演出,直到凌晨,展現藝術勞動的疲勞。

 

石家豪的工作年曆,在展覽的論述下,瓦解了大眾對於「藝術家」浪漫化的想像。
韓國藝術家李在伊的作品紀錄年輕舞蹈家按照年長的舞蹈家的描述,重新演繹舞蹈。

 

轉移資源的遊戲

剛才提到的三組作品,宛如對旁邊四位年輕藝術家的一盤冷水,明言藝術不如想像中般「漂亮」。對於慣常看展覽的觀眾來說,應該會留意到四名年輕藝術家的創作主題,跟展覽命題「藝術勞動」沒有明顯關係,這可能不是一個常見的策展處理。

站回四位年輕藝術家的角度思考,四人畢竟剛剛畢業,要他們討論複雜的藝術勞動議題,相信會吃力不討好,也會令本身的論述失焦。或者退後一步看,可以理解四名年輕藝術家共同完成一組作品,建構策展人模擬藝術圈的生態。從展覽的策展宣言中,可以看到展覽既希望分配資源,所以選擇以成熟帶新的策略,將曝光機會分予年輕藝術家;同時又希望對藝術圈現行的生態提出疑問,所以以打麻雀方式選出勝出者後,就會將四個展廳變成勝出者的個展機會。觀乎展覽,可以見到策展人似乎希望用更多比重和時間在後者身上。所以四名年輕藝術家只會展出兩星期。這種處理固然「殘酷」,但又很貼近藝術行業的本質。

如果單純以展覽時間作為量度資源的單位,這次的實驗對四位年輕藝術家的支援可能尚有不足。不過如果看得更闊,「資源」也可以新聞、評論的形式發生 —— 看展覽期間,你印象最深刻的是梁慧恩的畫作,用卡通化的畫風呈現一個感傷、抽離的世界,如果放在早前在歌德學院的展覽《㔷埋兒童節》,和鄭婷婷的作品應該可以形成一種對照;而勝出麻雀比賽的藝術家梁凱雅,過去作品以繪畫為主,今次展覽大膽地改變創作的慣常媒介,以無意識的意識作為概念,不過作品顯得有點小心翼翼,期望展覽轉為個展時會看見她更加大膽的「無聊」。

 

梁慧欣,何時何地 不假設你或會在旁,2018
鄭栢麟,停止心跳,2018
羅詩穎,每一次都是最後一次,2018
梁凱雅,給自己找麻煩的練習,2018

 

想當年Art Basel進入香港,聲討香港變得市場化的文章和聲音不絕於耳。如果用味道來比喻,你會以為這個討論藝博會的展覽會是辣的,但結果卻嘗到一種苦澀,想必中間經過一番沉澱。

再推敲「打麻雀」這個比喻,會發現其想像空間頗闊:參賽選手之間的角力,令人聯想到藝術家和藝術家之間既是朋友、又是競爭的關係;除了以打麻雀比喻在藝術圈突圍而出最需要的是運氣,以打麻雀決定個展機會,更是一個顛覆一貫遴選機制的實驗。雖然這場實驗沒有提出一個明確的出口,但可能答案可以在觀眾的想像當中。而展覽雖然以學術角度切入,不過用「打麻雀」比喻藝術圈生態,其實頗有本土生活氣息。觀乎油街近來的展覽,不論是「電視撈飯」、「耍樂是青年」等,都會發現定位越見清晰,除了本土味濃,而且生活化和互動性強。這幾年視覺藝術展覽慣常都會舉辦活動,如講座、工作坊等,令展覽更加立體。打麻雀令理論和展覽現場變得鮮活,緊扣展覽主題而活動本身帶有某種象徵意義,或許值得油街接下來的展覽借鏡。

 

四位年輕藝術家在公證人周俊輝的見證下打麻雀。

 

 

《火花!藝術勞動‧買定離手》
第一部份:12.10 ─ 28.10.2018 │第二部份:3.11.2018 ─ 6.1.2019
上午10時至晚上8時 (逢星期一上午10時至下午2時休息;公眾假期除外)
油街實現 展覽廳2

 

 


 

Fizen Yuen is Assistant Editor and staff writer of CoBo Social.
Fizen has been actively participating at the local scene in the last few years, and has a particular interest for the up and coming generation of artists. His writings can also be found on Photography is Art,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rt Critics Hong Kong and Cultural Journalism Campus.
Fizenyuen@cobosocial.com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