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滿空虛的欲望

胡為一《集結》
展覽現場
La “Pretiosa di Leonardo”, Idea and project: Museo Ideale Leonardo Da Vinci, realization: Gherardini, 2011
© Museo Ideale Leonardo Da Vinci / Braccialini srl per Gherardini
展覽現場
廖逸君《Massage Time》
羅智信《陌生人的口袋》
張恩利《BOX》,2005
徐震《天下》
TOP
2499
42
0
 
25
Jul
25
Jul
CoBo Social Chinese Abstraction Series

TEXT: 葉葦
IMAGES: 由上海K11提供

這可能是近代中國最全面的一個關於手袋的展覽,內容包括300個手袋,時間跨度超過400年,策展人沒有誇張,參與者的確可以透過這個展覽了解手袋作為一種女性服裝配件或飾物在西方服飾史的上角色、脈絡和引申意義。展覽亦展出15位中國當代藝術家的近作,分別針對9個主題,欲望、信息、形態、生活、性別、現成作品、傳統、社交參與及消費者,與同場的手袋及其背後的藝術家和工匠展開一場跨地域、跨文化、跨時空的對話。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手袋(內地通稱為包包,反而近似於外來語音譯)作為高級工藝品,大多數人都沒有異議,即使它早於1920年代就透過奢侈品牌與藝術產生互動,包括Paul Poiret和Raoul Duffy、Jeanne Lanvin和Armand Rateau,及Elsa Schiaparelli和達利的跨界合作,仍難以教人信服它具備獲提升至高尚藝術層次的具體條件,也許基於其作為損耗品、消費品的歷史事實。不過,經過這個大規模的展覽,有助於推動手袋走上更高文化層次的道路。

與西方所有商品一樣,受到藝術裝飾(Art Deco)風潮洗煉,時裝與配飾諸如手袋設計開始受到重視,其中Coco Chanel固然是重要的推動者和顛覆者,其設計的2.55手袋誕生於1929年,至1955再被重新設計並推出,於是被奉為這個領域的經典。此後,手袋設計師的名氣和重要性蓋過了裁縫和工匠,Elsa Schiaparelli、Christian Dior、Yves Saint Laurent、Paco Rabanne,以至近代的Jean-Paul Gaultier、Vivienne Westwood、Miuccia Prada成為了一個又一個人所熟知的名字,至於當代的Bao Bao Issey Miyake、Moschino by Jeremy Scott雖有其話題性和重要性,卻並非這個展覽的焦點。

La “Pretiosa di Leonardo”, Idea and project: Museo Ideale Leonardo Da Vinci, realization: Gherardini, 2011 © Museo Ideale Leonardo Da Vinci / Braccialini srl per Gherardini
La “Pretiosa di Leonardo”, Idea and project: Museo Ideale Leonardo Da Vinci, realization: Gherardini, 2011
© Museo Ideale Leonardo Da Vinci / Braccialini srl per Gherardini

 

手袋曾經與時尚界的名人混得很熟,從這個展覽的名字上已經作出了暗示。「Bagism」來自約翰連儂和小野洋子在1969年3月31日於維也納舉行的記者會,他們當時把自己包在一個等身大的布袋裡,同時展示著這個新造詞彙作為和平訴求的宣言。所以展覽的另一焦點是一堆掛上名人標籤的名星款手袋,包括Hermes的Kelly Bag、Birkin Bag,以及戴安娜的Lady Dior、英女皇的Launer、戴卓爾夫人的Ferragamo、積琪蓮甘乃迪的Gucci。此外,也展出了Louis Vuitton為劉嘉玲訂製的手飾箱,還有一些荷李活名星的It bags等等,不過,敘述到了這裡也就戛然而止。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作為一個具有野心的展覽,「Bagism」將很大的篇幅放設計師與藝術家的跨界合作之上。自上世紀初開始,藝術界從沒有停止過對時尚界帶來影響,新藝術時期(Art Nouveau)的Louis Tiffany、超現實主義的代表人物達利、抽象藝術的先驅Piet Mondrian、抽象表現主義的Jackson Pollock,以至普普藝術大師Andy Warhol,都不啻是時裝設計師們的繆思,甚至可以被形容為設計產業的源頭,事實上現代設計本來就是新藝術和藝術裝飾時期衍生出來的分支。所以每當設計師意識到靈感快將枯竭,他們又會回到藝術字典裡鑽井採挖,甚至直接找當代藝術家來充當槍手,最後讓市場推廣人員以Crossover、跨界這般字眼稍作修飾。所以在展覽的後半部,參觀者或會被這些赫赫有名的大師名字所震懾:Zaha Hadid、Jeff Koons、Richard Prince、村上隆、草間彌生。沒錯,這些跨界作品的呈現,既增強了整個展覽的份量和質量,與此同時,也成為了同場展出的中國當代藝術作品的一層實實在在的舖墊。

廖逸君《Massage Time》
廖逸君《Massage Time》

 

策展人揀選的15位當代藝術家涵括了大中華的中港台三個地區,作品並非全都與手袋有直接關係,但卻期望與近代手袋歷史中觸及的九大課題產生接觸和對話。其中王恩來的巨型裝置《浪潮》甚至不在展覽場館中展出,而是設於商場外的半戶外空間,由風扇鼓起排列整齊的垃圾袋宛若具有生命般韻律地鼓動,反而成為了整個被嚴重物化的展覽的一個重要補遺。來自台灣的何采柔以錄像形式同樣觸踫到人類與物質之間的對奕,演員在鏡頭中儀式化地摧毀具有生命的果實,作風冷靜但卻挑起了觀眾的神經。張恩利的幾件作品都延續了其「空間繪畫」的風格,「箱子」和「首飾」作為題材更是直接地面向展覽的論題。比較可惜的是徐震梁遠葦的兩幅牆上裝置和繪畫作品,《天下》和《2015.16》,因為與環境過份協調,反而失卻了應有的注目。

「Bagism」的題旨是宏大的,內容是豐滿的,chi K11美術館也提供了理想的空間和環境去實驗策展人的目標。雖然很多觀眾並沒有把展覽作為藝術展覽看待,但似乎這並沒有偏離策展人的期望,也並非其關心的重點。

羅智信《陌生人的口袋》
羅智信《陌生人的口袋》
張恩利《BOX》,2005
張恩利《BOX》,2005
徐震《天下》
徐震《天下》

 

Bagism包.當代
日期:即日至10月31日
地點:上海chi K11 art museum
開放時間:10am – 8pm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