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主義的影像:程然與《奇跡尋蹤》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TOP
3783
104
0
 
12
Apr
12
Apr
COBO Challenge

編按:程然籌備經年的九小時長片《奇跡尋蹤》,在香港巴塞爾期間於chi art space作首映個展,呈現了橫跨中國東部海邊、西藏、瑞士及阿姆斯特丹拍攝,探索真實與歷史、自由與個人自主等謎團的三個故事。曾經與程然合作展覧的藝評人陳立,撰文剖析程然作為新一代新媒體藝術家的代表人物,其流動的詩意映像中所呈現的,並非一般期許的傷痕悲情,而是一種行動主義的實踐精神。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文:陳立
圖:由K11 Art Foundation提供

討論程然的影像作品是有一定挑戰性的,更不要說這次九個小時時長的《奇跡尋蹤》(In Course of the Miraculous,2015)。從2015年初就聽聞他正在制作一部長片,並且以當時「未完成」的狀態籌備了一次個展。無論是在去年的伊斯坦布爾雙年展,還是在這次香港巴塞爾期間來展映這部作品,它都無所畏懼地挑戰了所有人的觀看習慣,以及在雙年展、博覽會期間的忍耐力。就像我從沒完整地看完450分鐘貝拉·塔爾的《撒旦探戈》(Sátántangó, 1994)一樣,我並沒能在展廳中看完全片,而是找他要來另外剪輯的5個小時版本,彌補一些遺漏。

坦率地講,程然並不對觀看影片的完整度有所苛求。或者說影片的完整性與線性敘事、無間斷地觀看方式之間並沒有必然的關聯性,他甚至是在作品中有意地去除影像的敘事性:無論是三個故事的穿插、交織,還是參照70年代前的傳統觀影模式設置了序曲、片尾曲和四個幕間休息,以及詩意、跳躍、象征意義強烈的鏡頭語言,他似乎從沒打算讓你看完。以此為創作出發點,觀看的過程性超越了結果,這也暗合了影片本身關於「尋找」的代價與意義的探討。就如同在片頭他引用的弗朗茨·卡夫卡的短篇小說《出發》(The Departure, 1921)中的對話中說到,「『離開這裏』,這就是我的目的地。」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奇跡尋蹤》遠遠超過了錄像作品的長度標準,即便對於商業電影也是如此。這類長度的電影在實驗性作品中並不是沒有先例,例如安迪·沃霍的《帝國大廈》(Empire, 1964)、法斯賓德的《柏林亞歷山大廣場》(Berlin Alexanderplatz, 1980)。重要的是,這種長度設定能夠有效地挑戰觀者的感知閾限,去抵達現實生活與自由幻象的臨界點。這次的作品是程然的再一次冒險,不單只是因為影片挑戰了普遍的觀看習慣,同時也因為作品延續了他關於「冒險」、 「尋找」此類母題的創作脈絡,以及他近年行動主義者式的創作與實踐方式。《奇跡尋蹤》的標題來源於荷蘭藝術家Bas Jan Ader最後的行為表演作品,他在洛杉磯完成作品第一部分後,1975年在荷蘭計劃繼續這件作品,最後於大西洋的航行過程中失蹤。程然將這個事件與另外兩個旅程:一次攀登珠峰的歷險、從海上返回中國過程中喪失大部分的海員的一個懸案,並置在一起。平行的時空,因為真實與虛構的曖昧,而使得關於冒險的雄心與憂郁得以在影像中並存。

關於冒險主題的關注一直延續在程然近幾年的創作中,這與他在荷蘭阿姆斯特丹進行長達兩年的駐場之間不無關聯。《漫無主義者》(HIT-OR-MISS-IST, 2013)中他將在留尼旺島和阿姆斯特丹、巴黎旅行期間的錄音進行拼貼,現實與自然的聲音相互疊加,地方的記憶與時間感被再次生產出來,他虛構出“HIT-OR-MISS-IST”(漫無主義者)一詞來描述這種持續擴張和生長的漫無目的的狀態。《入睡之前》(Before Falling Asleep,2013)同樣拍攝並制作於荷蘭。他將童話寓言中的池塘與河流、兩只鴿子、火與樹、蝴蝶與花擬人化,用四場模糊了現實與夢境的對話來講述人對現實與遠方的想象與抉擇。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相比八十年代張培力的實驗性影像與清晰的政治表達,亦或是楊福東所開創的古典、知識分子式的人文氣質,程然的影像美學常常是富有爭議性的。一方面他大量引用西方著作、毫不避諱地展示西方電影、音樂對他創作的影響,另一方面則是他詩意的、個人化的鏡頭風格被商業解讀為浪漫與時尚的趣味。所以,關於他創作的討論,或是因為其商業流行文化的痕跡而被持有絕對的偏見,亦或是拋開了作品本身與實踐意圖,將其納入到新一代中國藝術家文化身份問題的歷史框架中:如將其解讀為「全球性、本土性以及國內官方主流意識形態三者之間」的歷史建構 ,或是被描述為一種「後社會主義的創傷」 (post-socialist trauma) 來呈現西方對新一代中國藝術家的想象與政治期待。其實從程然對激浪派詩歌、作者電影的涉獵與再創作,他都以行動主義的方式與意識來處理影像,延續、發展他的創作意圖。他的創作並不應該只被限於流行文化或文化身份的討論面向中,他更像是一個行為藝術家、一個行動者將實踐的過程貫穿於作品的視覺呈現中,以創作行為挑戰了藝術系統內既有的文化界限。

參考資料:

  1. 劉溪,《程然:身份的國際主義》,《藝術界》,2015年5-6月刊。
  2. En Liang Khong, Light Source: Chinese video art, post-socialist trauma and the work of Cheng Ran, Frieze, 13 Feb 2016, http://frieze.com/article/light-source.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程然, 《奇蹟尋蹤》, 2015, 電影截圖, 9小時

 

關於《奇蹟尋蹤》(2015)

《奇蹟尋蹤》以三件真實事跡為前設:

喬治·馬洛裡之謎,一名英國登山家在1924年首次嘗試挑戰攀登珠穆朗瑪峰后失蹤。馬洛裡下落一直不明,直至1999年於珠峰海拔約8190米發現馬洛裡遺體。至於最終馬洛裡有沒成功登頂成為歷史懸案。這問題一直受到不同的推測、調查與爭議。

Bas Jan Ader,一名荷蘭觀念藝術家、表演藝術家、攝影師及電影製作人,對「失敗」、「失去」及追求浪漫式英雄主義感到非常著迷。於Ader的創作中,他以錄像及照片探索地心吸力的主題。於1975年,他登上一架隻有13英尺名為Ocean Wave的帆船,一艘當時歷史上最細小、從美國出發,橫渡大西洋的帆船,此后去無蹤影。是次航海旅程亦是他的表演藝術──《奇跡尋蹤》一部分──同樣為程然的電影名稱。

2010年12月,一行33人,魯榮漁2682號漁船出海駛向秘魯及智利,原定為歷時兩年的航行,但在起程六個月后失去聯絡。在八個月后,漁船終被發現並拖回港口。可是,船上只剩下11名船員,並且全部聲稱並沒殺人。

 

「奇蹟尋蹤」
日期:2016 年 3 月 21 日至 5 月 1日
開放時間: 星期一至日 早上 10 時至晚上 7 時 ; 公眾假期照常開放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新世界大廈 2 期 8 樓 chi art space
主辦單位:K11 Art Foundation


陳立 是生活在香港的策展人與研究者,他的研究專注於中國當代藝術。現為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系研究員,他的研究集中於空間與美學政治、中國城市的藝術干預。同時他作為評論人,長期為《藝術世界》、《藝術界》、《藝術當代》和《藝術新聞》撰稿。並擔任展覽“他/它從海上來”(OCAT, 2016)和“無限空間:日常生活的再想象”(starprojects, 2016)的策展人。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