禤善勤:日常的拆解與堆疊

Chris HUEN Sin Kan, Haze, Balltsz, MuiMui and Doodood, 2019, oil on canvas, 240 x 400 cm copy
禤善勤早期的作品 (Chris HUEN Sin Kan, Doodood and John, 2013, oil on canvas, 120 x 160 cm)
Chris HUEN Sin Kan, Joel and Balltsz, 2019, watercolor and color pencil on paper, 29.7 x 41 cm
Chris HUEN Sin Kan, Haze, 2019, oil on canvas, 220 x 260 cm
Chris HUEN Sin Kan, MuiMui, 2019, watercolor and color pencil on paper , 29.7 x 41 cm
TOP
2582
37
0
 
21
Jun
21
Jun
Art Gate

禤善勤在元朗的工作室沒有空調,只有一把風扇,抵抗夏日的炎熱。不安裝空調的習慣,是源自之前在大角咀的工作室,一來他覺得沒有空調比較環保,二來覺得使用空調也只是一種習慣。從小,禤都喜歡研究當中有豐富學問的東西。在大學,因為對混合媒介無法提起興趣,所以在圖書館看了很多關於國際情境主義的左翼思潮書籍、乃至之後研究 Young British Painters 如何在一個追趕潮流的時代中重新追求傳統。他覺得這些現象、論述、文化,背後都有豐富的東西在其中。不過他覺得,自己不喜歡讓一種觀點控制的感覺,所以研究到一定程度後,又會轉移至其他東西。

最近,他的新歡是煙斗。雖然他是畫家,但這裏說的不是畫家 Magritte 畫中的煙斗,而是現實中用來點燃煙草的煙斗。他說,最初是在旅行時看見抽煙斗很吸引,所以後來嘗試自己造煙斗。學造煙斗的時候,也是在youtube看不同人造煙斗的短片,然後慢慢整理出自己做煙斗的方法。開始研究後,才發現當中大有學問。

TEXT: Fizen Yuen
IMAGES: Courtesy of Gallery Exit

Chris HUEN Sin Kan, Haze, Balltsz, MuiMui and Doodood, 2019, oil on canvas, 240 x 400 cm copy

 

繪畫也像數學

看禤初期的作品,用的筆觸不多。他早期亦常提到,自己會思考畫的結構、形式、線條,如何形成觀看者腦海中的印象。事實上,他創作的思路相當理性。在他理解中,顏色擔當一種盛載資訊的工具,例如是夜晚出現的環境或是早上的環境。他形容,自己每幅作品都不是一個結論,而是一個假設,自己抱住質疑的心態不斷證明,而當完成一幅作品之後,如果發現還有很多東西要處理,才有動力開始下一張繪畫。他舉例,「繪畫世界有句術語,點線面,但當時我有一個古怪的假設是,其實世界是沒有面的,面像數學一樣,是人構想出來的。」

雖然最近的作品貌似出現了「面」、顏色也似乎比過往鮮艷,不過他堅持自己理解那些「面」是很粗的線、或是很大的點。他嘗試推敲,改變應該始於自己將工作室搬到元朗之後,「觀察空間的結構不同了,繼而就會影響顏色。另外,亦可能跟我生活規律有關。我之前在大角咀的工作室工作,早上玩玩狗、去吃飯,晚上工作,所以觀察的時間是早上;但我有了小朋友之後,嘗試一種上班式的運作模式,所以觀察的時間就變成晚上了……晚上看的東西更加少,但看到的東西同時會更多。你聚焦的事物會更加多,因為光源集中在某些東西上,所以顏色的飽和度也會高了。」換言之,新的生活環境和節奏,令他開始建立另一種對於質感、光的敏感度。

 

禤善勤早期的作品 (Chris HUEN Sin Kan, Doodood and John, 2013, oil on canvas, 120 x 160 cm)
Chris HUEN Sin Kan, Joel and Balltsz, 2019, watercolor and color pencil on paper, 29.7 x 41 cm

 

是日常,也不只是日常

很多人或許以為,禤善勤繪畫的主題,是日常生活。表面來看的確如此。在早期禤善勤的作品,禤善勤畫中展現生活的平淡場景,題目也簡簡單單以畫中的「主角」名字命名 ── 比如他的狗 Doodood、太太Haze,近年又多了他的兒子Joel。他借用David Hockney被問及為何畫他的狗時的說法解釋:繪畫是因為Love。他繪畫家人,同樣是因為親密。

禤善勤繪畫身邊的家人,當中有情感因素。但作為藝術家,首當其衝的,自然是如何打破日常生活,選擇物象和主題。驟眼看來,無論是狗、颱風後的街,路邊的樹、太太、兒子,好像也沒有什麼準則,也看不出有什麼隱藏的目的和意義。可見,禤善勤的世界並不「廣闊」,日常生活經驗是他主要的創作資源。

對於禤善勤而言,這些物象固然重要。但物象之所以是物象,某程度上要有某種功能性、意義。物理學有一個著名的問題:當一棵樹在一個孤寂的森林裏倒下,沒有動物在附近聽見, 它有沒有發出聲音?所以,當意識到日常生活某個物象的出現時,其實藝術家已將之抽離日常,此時呈現的物象,準確一點可理解成他太太、兒子的衍生品,已同時成為藝術本身。

 

分解、裝嵌、拉遠、回歸

從另一個角度而言,他透過繪畫這些事物,讓他理解、思考觀看的方式,他希望視覺化的,是人日常觀看事物的狀態。他形容,自己會把日常對事物的感知,累積在腦海,整理過後再呈現在畫布上。他比喻,自己像是在腦海中每天用手機拍攝一場照片,想畫什麼的時候,就不斷來回掃,從中選一個。畫一段時間,放下,畫其他作品,回來再做的時候,可能腦海選的是另一張照片:「我希望自己的繪畫不是視覺上的捕捉,而是一個整體。如果很投入地完成一幅畫,就會變成只有一個視點,但我想表達的,不是那個瞬間,而是一個constant的地方,重複看見時,其實會變成我怎樣理解那個地方。」可見,他的作品牽涉兩種人類的基本經驗:觀看和理解。

作品空間構成的方式,顯然和現實空間是不一樣的。原物是實體的,封閉的,但正如禤善勤所言,他繪畫是由點和線組成,因此無論他近作的筆觸變得如何綿密,繪畫中的世界依然是通透的,這一方面是虛擬或重新塑造原有的空間,另一方面又弱化或消解了原物的空間。他近作的空間開始變得錯亂,可以解讀成他進一步的實驗。他先退後理解人如何建構對空間和物象的認知,然後將這些東西分解,重新在畫布上重疊、裝嵌成他主觀的解讀和演繹的日常。這種分析過程,並非以藝術家的感性主導,而一定程度上是建基在人類感知的習慣之上,所以有一定普遍性。他似乎越來越強調這種視覺和感知之間的不斷互換、調整、重新理解。不過,要理解這種感知上的觀看狀態,觀眾觀看時,除了看、也要花更多精神閱讀。

所以,很難界定禤善勤的作品到底是抽象還是具象,或者說抽象與具象本身,已經互相重疊,並消融其中。藝術與生活固然存在邊界,在禤善勤作品形成後,其距離日常生活,會變得「遙遠」,但又恰恰令我們更加自覺於觀照生活本身。

 

Chris HUEN Sin Kan, Haze, 2019, oil on canvas, 220 x 260 cm

 

三十而知天命

常說三十而立,禤善勤現時二十八歲,已經滿面鬍子、結婚生子,過的生活,比他實際年齡成熟得多。據悉,他在大學的時期已經清楚知道自己的創作走向,並專注發展,比同齡的畢業生早慧。他說,自己有某種反叛,例如旁人說藝術家很難生存,他就會更加努力挑戰。今天的他,作品在藝術市場上炙手可熱,甚至開始在外國畫廊有個展機會,事業可以說是一帆風順。

那麼,下一個挑戰是什麼?他形容,自己小時候覺得駕馭不了的東西,會有一種再次挑戰的精神。他舉例,小時候用木顏色總是用得不滿意,所以今次他在某些作品中就將木顏色浸軟後使用,令它像oil bar一樣可以「捽」來使用。

「有一個很傻的憧憬是,當初看見某些大師或是很好的作品,啟發我做一個自己的作品。所以每次沮喪時,我都提醒自己,我希望做的作品可以啟發到下一代的人,做一個自己的版本出來……要承認一個這麼原始、笨拙、赤裸裸的欲望,但做到某一個階段,要承認了才可以繼續推進。」

 

Chris HUEN Sin Kan, MuiMui, 2019, watercolor and color pencil on paper , 29.7 x 41 cm

 

 


 

Fizen Yuen is Assistant Editor and staff writer of CoBo Social.
Fizen has been actively participating at the local scene in the last few years, and has a particular interest for the up and coming generation of artists. His writings can also be found on Photography is Art,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rt Critics Hong Kong and Cultural Journalism Campus.
Fizenyuen@cobosocial.com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