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蛇口 Design Society —— 從改革開放到創意中心

View of Design Society  (Courtesy of Design Society)
Installation View of Design Society (Courtesy of Design Society)
Fumihiko Maki  @ Design Society  (Courtesy of Design Society)
Installation View of Minding the Digital Exhibition @ Design Society (Courtesy of Design Society)
Installtion View of Values of Design at V&A Gallery, Design Society (Courtesy of Victoria & Albert Museum, London)
TOP
73888
45
0
 
12
Dec
12
Dec
K11 HONG HONG'S SILICON VALLEY OF CULTURE

今年3月,來自深圳的設計互聯(Design Society)趁著國際藝術從業人士群聚的亞洲巴塞爾藝術博覽會(Art Basel Hong Kong)期間,荷蘭籍的館長Ole Bouman向大家宣佈開館的兩個展覽,由V&A Museum策劃,並借出館藏的《設計的價值(Value of Design)》和館內自行策劃的展覽《數字之維(Minding the Digital)》,如此大手筆的動作預告這座群聚國際人才的合作計劃,能在中國的文化展覽史畫上一個里程碑。

TEXTS: 翁浩原 Eric Hao-Yuan Weng
IMAGES: Courtesy of Design Society

 

View of Design Society  (Courtesy of Design Society)

 

時隔8個多月,這座視為中英兩國之間重點文化項目的合作計劃,在12月1日正式開幕。蛇口跟香港的距離之近,從香港國際機場海天碼頭,轉乘快船到深圳蛇口只需要30分鐘,與乘機場快綫到港島的時間差不多。在深圳灣的一角,有座優雅的建築從地上緩緩地升起,那正是日本代謝派大師Fumihiko Maki在中國的第一件作品,從藍圖到興建,一共耗費了7年的光陰,正是由擁有百年歷史,前身為官督商辦招商船務局,現在中國政府控股的招商蛇口投資新建的「海上世界藝術文化中心」。

藝術中心旁邊佇立著一座女蝸巨型雕像,象徵開天闢地的雄心壯志,旁邊的人工水道連接著中國外交史上有重要地位的「明華輪」,也是鄧小平在1984年視察蛇口工業區興致勃勃的題下「海上世界」四個大字的所在。這就能理解這個裝載英國Victoria & Albert Museum(簡稱V&A)、Design Society,以及其他文化創意單位的建築所在地得名的緣由。

 

Installation View of Design Society (Courtesy of Design Society)
Fumihiko Maki  @ Design Society  (Courtesy of Design Society)

 

作為改革開放的前哨地,蛇口是當年第一個試驗地,當年中國改革開放開拓者袁庚的雕像也在文化中心旁。昔日的小漁村,早已不見過往的面貌,取而代之的是林立的甲級寫字樓和高級住宅,和深圳灣的面對尚未開發的香港群山綿延,形成強烈的對比。在開幕的前一天,各項工程依然加緊進行,讓人不禁想起當年的那句口號「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也就是著名的深圳速度,一旁的廣東地區獨有的醒獅團也正在加緊最後排練,迎接開幕。

設計互聯的開幕,除了象徵蛇口的發展邁向另外一個階段。當年引進外資的經濟特區,讓「中國製造」舉世聞名;而現在文化和設計的注入,標示著「中國設計」的時代來臨。招商蛇口副總經理張林在開幕的記者會特別感謝Philip Dodd的牽成,他當年跟隨英國首相布萊爾訪問中國,也就是著名Cool Britannia活動的一環。Cool Britannia是當年曾經深受製造業衰退後英國在1997年發展的口號,作為文化輸出轉型的活動,換言之,中國也正處於工業轉型的十字路口。

 

Installation View of Minding the Digital Exhibition @ Design Society (Courtesy of Design Society)

 

時隔20年,英國引以為傲的文化力,繼2015年英中文化交流最盛大的活動,再一次以驕人的姿態輸出,也是英國國立機構,第一次在海外國與國的涉入,利用V&A的專業顧問來為設計互聯打下好基礎,不讓羅浮宮在阿布達比的分館(Louvre Abu Dhabi),以及2019即將落戶在由國家背景的上海西岸集團上海西岸的龐畢度中心(Centre Pompidou Shanghai)專美於前,只是V&A和設計互聯的5年合約,從籌備期至今,已過了3年,對於未來的計畫,似乎埋下了變數。不過,這項計畫讓雙方都取得彼此需要的經驗,對於V&A而言,獲得在中國營運和區域的知名度,大大增加以後在博物館管理顧問和巡迴展的實質經驗;對於招商局來說,也獲得如何和國際單位合作的經驗,更可以發展屬於自己的管理系統,並憑藉V&A的知名度,擠進世界級的殿堂,對於彼此就是一個「接地氣,又高大上」的合作。

 

Installtion View of Values of Design at V&A Gallery, Design Society (Courtesy of Victoria & Albert Museum, London)

 

眼看兩岸四地,國家級的合作似乎都沒成型。台灣在2003年曾有私人的古根漢美術館敲門,希望在台中複製Bilbao Guggenheim Museum,並由過世的Zaha Hadid設計,但由於不平等條約、內部政治的紛擾、龐大的營運資金,最後宣告流標,不過卻讓周圍的地價節節上升,成為名符其實的「文化地產」。

自此之後,台灣尚未有外國文化機構的涉入,但重要的文化機構皆由政府主導,私人財團多以Pop-Up形式經營。這些文化機構,如台中歌劇院的日本Toyo Ito、台北表演藝術中心的荷蘭大都會建築事務所(OMA)、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的荷蘭建築師的Francine Houben和台南市美術館日本的Shigeru Ban等國際團隊設計,並由在地團隊營運;而眾人期盼的香港M+,雖然沒有直接引進外國機構,但高層的管理人員皆出自一流國際機構,也由國際級建築師Herzog & de Meuron設計。不過在M+ 2019年如期興建完成前,在中國還會有多少國際級的美術博物館叩關,企圖分食這塊不可限量的大餅,以創造亞洲第一的先河?相信,深圳的設計互聯只是開始,對外或是對內,都充滿疑問和期待,尤其是國與國之間的國際合作,以及是否能再啟當年的改革開發,作為改革的領頭羊,都值得慢慢觀察。

 

 


 

翁浩原喜歡聽人講故事,探索城市美好的部分。以台北為根據地,輻射全球,曾旅居倫敦。目前為自由編輯和撰稿人,投身文化和藝術領域。文章散見大中華地區,包含《藝術新聞中文版》、《端傳媒》、《典藏今藝術/投資》、《數位時代》、《La Vie》、《Shopping Design》、《關鍵評論網》、《秋刀魚》、《商業週刊》等,亦是昇恆昌《Voyager》主編。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