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藝術家如何詮釋「父親」 

關尚智「藍是新的黑」展覽現場。圖片由藝術家與馬凌畫廊提供。
譚頌汶,《米》,2016。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嚴瑞芳,看管時間的人,2018,行動,藝術家之書,彩色打印,精裝,pp144。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區凱琳「爸爸出海去」 展覽現場。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黃炳,你要熱烈地親親爹哋,2017,單頻道動畫。圖片由藝術家與馬凌畫廊提供。
陳泳因,我曾經嘗試成為對的,2018,地毯,布,金屬架,250 x 280 x 3 cm, 75 x 75 x 15 cm。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TOP
539
38
0
 
20
Jun
20
Jun
THE 2020 SOVEREIGN ASIAN ART PRIZE

繼早前的母親節系列,臨近父親節,筆者亦希望介紹一些香港藝術家關於「父親」的藝術創作,讓觀眾認識當代香港藝術家的作品之餘,也可看看當代藝術家如何演繹「父親」此命題。以下將會討論六個香港藝術家有關「父親」的作品。

TEXT: Fizen Yuen
IMAGES: Courtesy of various

 

關尚智「藍是新的黑」展覽現場。圖片由藝術家與馬凌畫廊提供。

 

關尚智 「藍是新的黑」

關尚智在馬凌畫廊(Edouard Malingue Gallery)的個展《藍是新的黑》(Blue is the new black),在門口有藍色的封條,彷彿暗示不准進入,而在封條背後,會看見有一隻藍色的手,不斷重複做敬禮的動作。觀眾必須以自己的方式,思考如何進入展覽。筆者認為關尚智在這個展覽中,將藝術家、父權和政權三者混合,觀眾亦需與這個混淆三者而衍生的權力進行對抗。在展覽最後,我們可以看見關尚智為自己塗上象徵權力的藍色油漆,並將自己炸至粉碎,又將一開始被擊碎的大衛像加熱,令它們變成新的磚頭,不斷循環再用;與此同時,他拍攝自己的兒子手持橙色旗在海邊自由奔跑。綜合整個展覽,我們可以看見藝術家希望瓦解藝術家、父親的權力,並將希望寄予自己的兒子、以及香港的年輕人。

 

譚頌汶,《米》,2016。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譚頌汶《米》

在2018年獲得藝術新秀獎(視覺藝術) 的藝術家譚頌汶,作品主題以探討人類的本質以及當代人的生存狀態為主。2016年他憑作品《米》(2016),贏得浸大視覺藝術院獎、維他命D獎及吞拿魚獎。當時,他以每天跑步時流下的汗水,製成米狀物質,並在作品自述上寫道:「我存在基於父親的勞動。我,以應屆藝術畢業生和兒子的身份,在藝術行徑上,把我每天跑步的汗水造成米,以我的生存回報父親的存在。」作品將父親的勞動,透過自身勞動重新視覺化,點出物質和精神、父與子之間互換的關係。這個作品中的勞動性,亦成為了藝術家往後持續探索的命題,並於2017年在凱倫偉伯畫廊舉行個展「我們必須想像西西弗斯是快樂的」中,關注人類徒勞的命運。

 

嚴瑞芳,看管時間的人,2018,行動,藝術家之書,彩色打印,精裝,pp144。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嚴瑞芳《看管時間的人》

嚴瑞芳,於2017/18年獲得WMA大師攝影獎。當年她的作品《大門沒有上鎖》,尋找父親生前曾經居住的公務員建屋合作社,用空間攝影探討政權、父女之間的過渡,後來延伸變成2019年的作品《夢中合作社》,尋找那個不曾落實的港人移民計劃。而她的近作《看管時間的人》(2019),延續了她WMA項目對歷史和父親的追溯,她以父親作為研究對象,透過訪問父親的親友和舊同事,和走訪當年父親工作、生活的地方,整理出一本屬於父親的攝影和文字集。例如油街,便由當年父親工作的地方,變成後來香港藝術社羣的聚居地,再演變至今天的油街實現,成為藝術家展覽的場地,當中彷彿見證着一種承傳和羈絆。在她的作品中,父親是過去,亦象徵殖民地時期對於烏托邦的一種盼望,繼續支持她藝術上的追求。

 

區凱琳「爸爸出海去」 展覽現場。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區凱琳 「爸爸出海去」

區凱琳以繪畫為主要創作媒介,題材源於自身的生活經歷和由家庭所衍生的情感。在2013年於奧沙畫廊舉行的展覽「爸爸出海去」,她就混合了繪畫及裝置藝術創作,以梳理父親疾病和離世後的情緒。與預期不同的是,展覽的情緒是一種理性克制的表達,令展覽富感情但不會變成一種氾濫的個人表達。例如她將陪伴爸爸度過最後時光的碌架床,當中的碎布、棉繡花線、銅釘等二百二十四粒零件,逐個逐個拆開並排列整齊地展示,又在多塊木條上,寫了《給爸爸(或自己)的六十個問題》。展覽雖然是區凱琳的個展,但她的家人也參與其中,例如以父親生前曾經飼養的三隻小鳥為原形的布公仔,便是由區凱琳的十歲女兒親手製作,將個人的悼念,變成一種共同的、堅定的、溫柔的向前力量。

 

黃炳,你要熱烈地親親爹哋,2017,單頻道動畫。圖片由藝術家與馬凌畫廊提供。

 

黃炳《你要熱烈地親親爹2017

父親節談父親,也可以不合時宜地談一談父權。黃炳的動畫色彩配搭古怪,內容荒誕,不時政治不正確,挑戰道德底線,亦反映出自身對香港的理想,以及理想失落的無力感;同時在有意無意之間提出各種滲透日常生活的性別、社會和政治議題。去年,他在大館的展覽「表演社會:性別的暴力」中展出的作品《你要熱烈地親親爹哋》,動畫關於一名沉溺在手機交友軟件中的男子,無意中成為單親父親,被逼養育孩子的故事。啜核獵奇的故事,最後以80年代於香港流行的兒歌《親親爹哋》作為收結,歌詞內容如下:「爸爸爸爸,如果我唔錫你,你估會點呢?/如你咁忤逆,小草長不成,成天黑黯黯,清風立刻停/所以你要知,如果你想呢個世界美麗同埋快樂呢/你要熱烈地親親爹哋,寶寶,要熱烈地親親爹哋。」提出只要敬愛父親,才能使世界美麗、如常運作。黃炳透過將荒誕並置,戲謔了父權對人的壓逼。

 

陳泳因,我曾經嘗試成為對的,2018,地毯,布,金屬架,250 x 280 x 3 cm, 75 x 75 x 15 cm。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陳泳因 「點樣閂一隻窗」

藝術家陳泳因(Doreen Chan)的作品,一向有極高的私密性。2018年於黃竹坑的CHARBON artspace展覽,展出作品的名稱《點樣閂一隻窗》(怎樣關一隻窗?),是她父母在家經常爭論不休的題目——其中一位認為鋁窗的開關應該被完全關上,另一位則認為不應該完全關上。在展覽中,藝術家展出了一系列相片和短片,以及用不同物料人手製作的多媒體裝置品,包括乾花、瓷磚塊、鞋帶等,藉以重新拼砌過去的回憶,抒發藝術家對已故父親的情懷。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