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rge Condo與Picasso:一場藝術尋根之旅

George Condo,《遁世嬉皮士》,1998  © George Condo,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紐約
George Condo作品在大皇宮展廳現場;展場設計: bGc studio;圖片:© Rmn-Grand Palais / Didier Plowy,巴黎,2015
George Condo,《壓縮IV》,署名並註明年份,2011,亞麻布丙烯、炭筆、粉彩,藝術家指定畫框。75 3/8 * 77 3/8 in,191.5 * 196.5 cm。圖片由蘇富比提供。
George Condo,《逃離黑暗》,2017,亞麻綜合材料,203,2 x 188,3 cm, 
80 x 74 1/8 inches
簽名:左上角有藝術家簽名並註明日期(Condo 2017 – Dec 7)攝影:Martine Franck 2008 ©馬格南圖片社
George Condo,《藍眼睛人像》,2017,亞麻綜合材料,162,7 x 147,3 cm
, 64 1/16 x 58 1/16 inches簽名:左上角有藝術家簽名並註明日期(Condo Dec 2017)攝影:Martine Franck 2008 ©馬格南圖片社
George Condo,《遁世嬉皮士》,1998 © George Condo,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紐約

鄭志剛。攝影:Calvin Sit/Bloomberg。圖片來源: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7-02-12/with-patriarch-ill-spotlight-turns-to-cheng-family-s-next-king
(左)Pablo Picasso,《瑪雅船》,1938,布面油畫,65.1*49.5cm © 2018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右)George Condo,《奧馬利神父》,2004,布面油畫,151.1 x 121.9 cm © George Cond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George Condo。攝影:Martine Franck 2008 ©馬格南圖片社
TOP
69957
33
0
 
20
Mar
20
Mar
Video Art Asia by COBOSocial.com

近日,香港蘇富比呈現了名為《Face-Off: Picasso / Condo》的展售會,而僅僅一週後,香港海事博物館即將舉辦George Condo亞洲首度個展。這些無疑讓George Condo(1957-)躍升為目前最受亞洲觀眾矚目的藝術家。雖然無從考據,但有個說法甚囂塵上:亞洲藏家正爭相購買這位被視為Picasso傳人的藝術家的作品。

TEXT: Selina Ting
IMAGES: 由藝術家、香港蘇富比、馬格南圖片社、Skarstedt畫廊、Sprüth Magers畫廊

 

George Condo,《遁世嬉皮士》,1998  © George Condo,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紐約

 

George Condo這個名字對於亞洲觀眾或許有些陌生,但他在西方藝術界早已是家喻戶曉的人物。Condo被譽為本世紀最傑出的畫家,在《Face-Off: Picasso / Condo》(3月16-31日,香港蘇富比)中,他的名字與Picasso並駕齊驅並不為過。而香港藝術週期間,海事博物館舉辦的Condo個展更是對其藝術造詣的一次獻禮。

這並非Condo的作品首次與Picasso並肩而立。2015-16年,巴黎大皇宮舉辦了名為《畢卡索:我為畫狂》(Picasso Mania)展覽(Condo本人曾在這座城市生活十年之久),將這位現代藝術大師的代表作品與當代藝術家的創作並置呈現。當時,Condo的17件作品作為壓軸出現在展廳尾端的展牆上。藝術家回憶了1969年自己與Picasso的初次「邂逅」:那一年,他13歲,在報紙上看到了一張Picasso作品的圖片。Condo表示,這是他第一次接觸現代藝術。而這次「啟蒙」此後一直影響著這個男孩,激勵他成長為一名傑出的畫家。

 

George Condo作品在大皇宮展廳現場;展場設計: bGc studio;圖片:© Rmn-Grand Palais / Didier Plowy,巴黎,2015

 

2016-17年,柏林Berggruen Museum舉辦的《對抗》展覽,也以Picasso傳承者的視角切入,探討並呈現Condo的藝術思考和實踐。在展覽中,Condo的作品與Picasso等現代藝術大師的代表作品同台呈現。Condo的藝術可謂充分而廣泛地借鑒了前人的探索步伐。在80年代早期,Condo以整個歐美藝術史為參照對象,在作品中融入詼諧、諷刺和致敬等多種元素。

2016年對於George Condo來說是個豐收期,他不僅舉辦了一系列高口碑的博物館展覽,而且作品也取得了亮眼的市場表現,拍賣價格位居前15位的作品中,有5件為新入榜作品。彼時,拍賣專家們對於Condo作品的受捧或許還頗感意外:2016年7月,在Leonardo DiCaprio基金會舉辦的慈善拍賣上,Condo的作品以近200萬美元的歷史最高價格成交。諷刺的是,隨著此後成交價格的一路飆升,許多人開始視這一價格為「合理」。距離那場慈善拍賣僅僅1年後,Condo的另一幅繪畫作品《壓縮IV》(Compression IV,2011)在紐約蘇富比拍賣會上力壓此前200萬美元的拍賣價格,以400萬美元成交,拔得Condo作品拍賣價格頭籌。今年3月,在倫敦佳士得拍賣會上,尺幅略小於《壓縮》的另一幅畫作《運動中的形象》(Figures in Motion)以260萬美元成交,進一步奠定Condo在拍賣市場的地位。

 

George Condo, Compression IV, signed and dated 2011. Acrylic, charcoal and pastel on linen, in artist's chosen frame. 75 3/8 by 77 3/8 in. 191.5 by 196.5 cm.
George Condo,《壓縮IV》,署名並註明年份,2011,亞麻布丙烯、炭筆、粉彩,藝術家指定畫框。75 3/8 * 77 3/8 in,191.5 * 196.5 cm。圖片由蘇富比提供。

 

在歐美各國舉辦的博物館展覽,奠定了Condo在藝術史的地位和重要性,但亞洲藝術界對於這位大名鼎鼎的藝術家的瞭解才剛剛開啟。作為藝術家在亞洲的首次個展,為期兩週的《Expanded Portrait Compositions》即將於香港海事博物館隆重呈現;而同樣為期兩週的《Face-Off》展覽則延續了把Condo與現代藝術大師並置的策展思路,於第六屆香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期間呈現於蘇富比藝術空間。

絢爛的色彩、動感的形象,把超現實主義和表現主義、乃至波普和迪士尼文化融為一體,不拘一格的獨到風格成為藝術家鮮明的個人特徵。然而,《Expanded Portrait Compositions》呈現的是一組與以往風格不盡相同的、全新的架上繪畫和紙本作品。這組作品是Condo為海事博物館特別創作的,包括單人肖像和多人群像,扭曲的面龐和抽象的身體彷彿被注入了一股混沌而癲狂的能量,爆破蔓延至畫面之外。本次展覽由Skarstedt畫廊和Sprüth Magers畫廊聯合主辦,展出的8件架上繪畫和5件紙本作品相信不僅能夠吸引西方觀眾、也能夠吸引亞洲觀眾的目光。

 

George Condo,《逃離黑暗》,2017,亞麻綜合材料,203,2 x 188,3 cm, 
80 x 74 1/8 inches
簽名:左上角有藝術家簽名並註明日期(Condo 2017 – Dec 7)攝影:Martine Franck 2008 ©馬格南圖片社

 

George Condo, 
Profile with Blue Eyes, 2017
. Mixed media on linen
, 162,7 x 147,3 cm
, 64 1/16 x 58 1/16 inches
. Signature: signed+dated upper left "Condo Dec 2017".
George Condo,《藍眼睛人像》,2017,亞麻綜合材料,162,7 x 147,3 cm
, 64 1/16 x 58 1/16 inches簽名:左上角有藝術家簽名並註明日期(Condo Dec 2017)攝影:Martine Franck 2008 ©馬格南圖片社

 

亞洲「Condo熱」

顯然,George Condo的影響力延伸至亞洲市場只是時間問題。香港蘇富比舉辦的《Face-Off: Picasso / Condo》展售會能讓大家一窺亞洲藝術界對Condo作品的反應。在全球各大藝術機構先後舉辦過Condo展覽後,蘇富比此番將Picasso和Condo並置呈現無疑有助於追溯,並進一步釐清藝術家在藝術史上的傳承。

但令人頗感意外的是,早在蘇富比展覽開幕前,圍繞Condo的話題已甚囂塵上,三月初有消息稱K11藝術基金會創始人、香港著名藏家鄭志剛買下了《Face-Off》展上的一幅重量級的Condo作品《逃逸的嬉皮》( The Escaped Hippie,1998)。畫面呈現了一個在月光下奔跑的身影,有著一張卡通人物的臉龐,身上穿著一件花哨的T恤——嬉皮士的象徵——肩上背著一個沉重的黑包。「人物」面露驚懼,似乎畫面外正有人在追趕他,3顆釘子整齊劃一地釘在他的背上,好像在玩一場飛鏢遊戲。嬉皮士是Condo熱衷的題材;事實上,他與William Burroughs、Allen Ginsberg等嬉皮先驅的友誼讓他對嬉皮文化的精髓有著深刻的認識。這幅肖像是向嬉皮士的致敬之作嗎?還是緬懷逝去的老友?亦或者是表現對現代嬉皮文化的認同與共鳴?

 

George Condo,《遁世嬉皮士》,1998 © George Condo,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紐約

 

蘇富比拒絶透露作品的成交價格。但據傳本次《Face-Off》展售的Condo作品價格區間在70萬至170萬美元之間。

鄭志剛一直是亞洲地區引領的藏家代表。他常在自己的Instagram賬號發佈自己喜歡的藝術作品以及與藝術家、策展人的照片,吸引了大批藏家和藝術經紀人的關注,試圖以此來判斷下一波熱門收藏動態。

 


鄭志剛。攝影:Calvin Sit/Bloomberg。圖片來源: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7-02-12/with-patriarch-ill-spotlight-turns-to-cheng-family-s-next-king

 

不論這一傳聞是否屬實,但不可否認,亞洲正在掀起一股新的Condo熱。市場只需要72小時就已經會意識到:上週五晚上 (3月9日),另一幅Condo的作品在倫敦菲利普斯會上斬獲高價。尺幅僅132.2 x 115cm的架上繪畫《法國女傭變奏曲》(2005)以105萬美元的價格成交,據悉,買主是來自亞洲的藏家。這幅作品也躋身Condo作品拍賣排行榜第14位。在未來的幾個月內,即將颳起一場席捲亞洲的Condo熱,絶不是空穴來風。

 

兩種肖像手法,兩種立體主義

對於人物心靈近乎歇斯底里般怪誕的表現手法,或許無法在亞洲藝術經典美學中找到對應;但正是畫家的這種敏鋭捕捉主體心理狀態的能力讓肖像畫在西方藝術中發揚光大。

不論是Picasso還是Condo,肖像畫都佔據他們藝術實踐的突出地位。在塑造我們今天所瞭解的現代藝術的過程中,Picasso對肖像畫的表現手法進行了顛覆性的變革。以戲謔的方式表現對於現實的視覺感知,他最鍾愛的表現對象是他的家人和戀人,他們往往被定格在一個個充滿情感衝突的瞬間。

一個世紀後,George Condo重拾了這一視覺和心理脈絡,在這條藝術革命的道路上繼續探索。我們可以看到Condo對Picasso作品的語境重構,但兩者之間有一個顯著的區別:Picasso的立體主義強調的是一種新的觀看方式,而Condo則更注重心理感知。

受到原始部落面具及後印象派大師塞尚的啟發,Picasso把物體和人物拆解為一個個塊面,以體現同一時間、同一空間所看到的不同視角。在此過程中,他凸顯的是畫布的平面性,而非文藝復興以來畫家們致力於追求的透視和景深感。

 

(左)Pablo Picasso,《瑪雅船》,1938,布面油畫,65.1*49.5cm © 2018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右)George Condo,《奧馬利神父》,2004,布面油畫,151.1 x 121.9 cm © George Cond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事實上,作為一名前衛藝術家,Picasso所實踐並推動的藝術對話、以及他所顛覆的現實表現手法都是前無古人的。但到了20世紀80年代,Condo的手法更接近後現代主義,通過立體主義的視覺手法來凸顯自己的興趣點:即所表現的個體和正在觀看作品的觀眾的心理狀態。

Condo首創「心靈立體主義」(Psychological Cubism)來形容自己的創作手法:與Picasso以空間為主體的方式不同,Condo所描繪的是人的全部情感潛能。在接受《衛報》採訪時,Condo曾表示:「Picasso在同一時刻從4個不同的角度來畫一把小提琴。我也一樣,只是我畫的是心理狀態。四種狀態可以同時發生。就好像看著一輛大巴車,裡面有人正打著電話大聲說笑,有人在睡覺,也有人在喊叫——我把他們都畫到了同一張臉龐裡去。」

Condo向觀眾呈現的是「心眼」所看到的心靈圖象,看起來很有卡通漫畫的感覺。通過這些帶著戲謔又令人心緒不寧氣息的圖象,藝術家撥動著畫面主體和觀眾的心弦,製造出一種令人不適的騷亂感。這種煩亂之於Condo恰是一劑靈藥,因為他正迫切地希望藉此擺脫環繞著自己的那些「怪物」。

他曾表示,自己從Picasso的語言中找到了宣洩自己內心苦悶的表達方式:「《Guernica》(格爾尼卡, 1937) 中那顆尖叫的頭顱完全融入了抽象語言之中。而作為畫家,當我看一幅抽象畫的時候,我能清楚地看到這一切。」 在闡述抽象狀態的時候,Condo還提出了「人造現實主義」(Artificial Realism)的概念,將諷刺與怪誕巧妙地糅合在一起。

 

George Condo。攝影:Martine Franck 2008 ©馬格南圖片社

 

誰是George Condo?

就像Picasso是他那個時代的藝壇常青樹,George Condo的藝術實踐也隨著時代的變遷而不断發展,與各大主要藝術現象都保持著互動。1957年,George Condo出生在新罕布希爾州康科德市,曾學習古典吉他。70年代在波士頓求學期間,他加入了一支以合成器為基礎的Punk樂隊Girls。一次在紐約的小型演出讓他遇見了同為藝術家兼音樂人的Jean-Michel Basquiat。這次邂逅為兩人的友誼埋下了種子,在Basquiat的遊說下,Condo於1979年搬到紐約,開始職業畫家生涯。80年代初,他在紐約東村嶄露頭角,並曾在Andy Warhol的工廠打工,主要工作內容是在絲網印刷工作室為Warhol的《神話》系列塗上鑽石沙。

在那段時間裡,他跟塗鴉藝術家團體交往密切,共同為繪畫的復興作貢獻。1981至1983年,他的作品開始展覽於紐約家東村各家畫廊。80年代中期,他移居巴黎,遊走於卡斯提拉恩大街(Rue Castiglione)的各個小飯店進行創作,並成功說服Keith Haring前往巴黎與他匯合。

不過,與很多迷失在騷動而跌宕的80年代的藝術家們不同,George Condo一直在持續創作,並與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廣泛合作,其中既有William Burroughs、Allen Ginsberg等極富前瞻眼光的作家、思想家,也有當今美國樂壇的Kenya West、Jay-Z這樣的流行巨星。

現在或許正是亞洲觀眾和藏家瞭解Condo、並以全新眼光去欣賞他的藝術教父Picasso的最佳時機。這場旅程具有雙重意義:既是一場藝術史之旅,也是一場內心之旅。

 

《Face-Off: Picasso / Condo》
2018.3.16-31
蘇富比香港藝術空間

 

《George Condo – Expanded Portrait Compositions》
2018.3.27-4.6
香港海事博物館

 

 

關於藝術家

George Condo,1957年出生於美國新罕布希爾州康科德市。Condo曾在洛威爾(Lowell)馬薩諸塞大學攻讀藝術史和音樂理論,享譽國際藝壇近30年。從歐洲古典主義到美國當代文化,George Condo的藝術可謂融多種藝術史於一體的多層體驗,常常將各種不同的文化元素相結合,呈現具有混搭感的獨特視角。

Condo在世界藝壇享譽盛名近30年。他的作品為全球各大藝術機構永久收藏,包括:紐約大都會美術館、紐約MoMA、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紐約惠特尼博物館、水牛城奧爾布萊特-諾克斯美術館、華盛頓國家美術館、休斯頓美術館、費城朱迪斯·羅斯切爾德基金會、聖莫妮卡布羅德藝術基金會、倫敦泰特美術館、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巴黎文化部國家當代藝術基金會、巴黎法蘭西當代藝術基金會、法蘭克福施泰德博物館、雅典達吉斯·約安諾收藏基金會、奧斯陸阿斯楚·普費恩利現代藝術館、巴塞羅那當代藝術館、洛杉磯馬西亞諾基金會、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達拉斯卡佩達斯收藏、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斯德哥爾摩當代美術館、特拉維夫多倫·賽巴格藝術收藏等。

2016年,Condo的作品作為重點展品亮相柏林國家美術館-貝格魯恩博物館舉辦的《對抗》(Confrontation)展覽。2017年,華盛頓菲利普斯收藏呈現了Condo紙上作品大型回顧展《思之道》(The Way I Think),並於去年秋季前往弗雷登斯堡路易斯安那州現代美術館巡展。

 

 


 

Selina TING (Editor-in-Chief, CoBo), is a curator and a specialist in contemporary art with over 10 years of professional experiences both in Asia and Europe. Stationed in Paris and Brussels between 2004 – 2014, she has a network traversing the Chinese, Asian and Western art world. In the last 5 years, she was Editor-in-Chief of initiArt Magazine and Whitewall Magazine (China Version). Selina has published extensively on her research projects as well as on general issues regarding art and culture. Selina is currently Editor-in-Chief of CoBo, the first Asia community platform for collectors.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