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三年展:觀眾的參與在未來的藝術越發重要

Yang Jian, Forest of Sensors, Installation;sensors; various materials, size variable, 2008
Liu Wa, Glimpse a grain of truth,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2018
Yang Jian, Forest of Sensors, Installation;sensors; various materials, size variable, 2008
Lin Ke, I’m here, AR-Video installation, 1’35”, 2018.
Bernd Lintermann, YOU:R:CODE,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with mirror, 5 channel video and sound, 200cm×960cm, 2017
TOP
500
34
0
 
8
Feb
8
Feb
COBO Challenge

第六屆廣州三年展《誠如所思:加速的未來》於12月尾開幕。雖然開幕前傳出有藝術家的作品因為審查問題無法展出,不過展覽的基調依然不變,著眼於反映過去幾十年來人類科技進步的軌跡,及其在社會的影響。展覽的主題,驟眼看來,和早前在台灣的台北雙年展主題很相似,兩個雙年展都探討了世界與自身的關係,透過展覽及藝術品探討人類如何面對當下的混淆虛擬和現實的處境,而人類如何在其中找出一個可能的出口。不過兩個展覽在具體的處理、甚至考慮觀眾觀展時的現場感,都有很大分別。台北雙年展,提出了一個無「我」的想像,而廣州三年展,則是透過強烈的參與感。

TEXT: Fizen Yuen
IMAGES: Courtesy of Guangdong Museum of Art

廣州三年展的策展方向不難理解。追溯下去,在科技如此發達之際,現在觀眾看展覽,已經可以是一瞬間在手機屏幕上發生,作品帶給觀眾的視覺經驗必須要很豐富,才能引起興趣和駐足。而到底藝術在這個科技時代,應該如何走下去?三位策展人給出的答案,策展當然有讓觀眾打卡的元素,但也不只是迎合觀眾和時代,而是越來越強調觀眾在展場感受到的現場感。

今次的廣州三年展通過三個大方向,展開了對未來議題的探討。其中,《疊加:數字中的藝術》由Philipp Ziegler策展,討論科技的重要性及其在當今社會中對人類思維、生活和工作的影響;而《同類演化》則由Angelique Spaninks策劃,結合生物技術的發展,呈現事物之間的共通和共為主體的訴求;《機器不孤單》由張尕策劃,講述了機器本質上的雜交和跨域的可能,間接提供了一種關於新生態可能的想像。不過,觀眾觀展時,會發現作品不可以仔細按照三個論述劃分,有些作品彷彿同時呼應其餘兩個論述。相信,這是三位策展人緊密溝通下的結果。

 

Liu Wa, Glimpse a grain of truth,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2018

 

劉娃的作品浮光掠影 II亦是其中一個例子。作品由三幅畫組成,呈現一種置身末日世界的荒涼想像。場內的燈光會慢慢變化,而畫作在不同的燈光下會顯現出不同細節,影響觀眾對於畫面的感知。在這個過程觀看的過程中,可以令觀眾思考,自己觀看的「真相」是如何被科技塑造和影響。另一件現場感極重的作品,是楊健的傳感器之林,他收集了不同素材,如盆栽、家電等日常物品,放置在展場中,並以感應器連繫各種物件,令其成為一個迷宮。觀眾進入時穿越層層障礙,需要避過感應器,但終會感受到人類繞過科技之不可能。

 

Yang Jian, Forest of Sensors, Installation;sensors; various materials, size variable, 2008

 

當藝術嘗試想像未來,當下難免會跟科技扯上關係。Bernd Lintermann的作品YOU:R:CODE同樣是觀眾需要在現場經歷的作品。而其亦深受觀眾歡迎,由開幕當日的盛況可見一斑。觀眾會作品會將自己的肖像攝錄,然後轉化成一堆數據,如性別、年齡、身高等。雖然表面上這是對未來的大膽幻想,不過作品放在中國展出,其實會形成一種荒謬和諷刺的效果,因為人被簡化為數據的情況,正活生生地在中國發生,在各個出入境地鐵站、關口、甚至是街道上;例如作品自動光合植物,用來自利馬污水處理系統的細菌組成,這些菌落在新陳代謝過程中會產生電能並提高水質,促進植物的光合作用和生態平衡。而一個類似於原始大腦的電子監控網絡,可監控核心生態系統中的各個物種,有機物消耗殆盡時,可重新啟動循環過程。

相比之下,林科的作品我在這裡,對科技的運用就比較新鮮。雖然作品對於觀眾在現場參與性的要求相對降低了,但他的作品對於科技的運用卻是令人眼前一亮的,因為他有自己的個人演繹在其中。他將電腦操作的界面效果轉化為一種藝術視角語言,令展覽的籌備過程視覺化在觀眾眼前,概念相當有趣。這種對於科技中另類詭異美學的敏感,或者是科技和藝術結合的其中一個可能的路向。

 

Lin Ke, I’m here, AR-Video installation, 1’35”, 2018.

 

不過,這類型的作品也帶出了藝術太接近科技的一個問題:如果作品所引發的想像、感知,無法脫離現實生活,予以另外一種想像,難免會令觀眾有一種滯後的感覺。像以上兩個作品,似乎只是純粹將現行的科技變成一種發生在美術館內的奇觀。近幾年,不少藝術家,大名鼎鼎如Marina Abramovic,都會染指用AR、VR技術創作。不過,比起遊戲界對科技的使用,藝術界使用電子技術創作出來的經驗,很難與之媲美。即時我們傾向相信,科技無法避免的成為藝術的未來,那麼,有沒有方法去做得巧妙一點,予以觀眾一些另類的經驗,就是藝術家要思考的問題。

 

Bernd Lintermann, YOU:R:CODE,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with mirror, 5 channel video and sound, 200cm×960cm, 2017

 

 


 

Fizen Yuen is Assistant Editor and staff writer of CoBo Social.
Fizen has been actively participating at the local scene in the last few years, and has a particular interest for the up and coming generation of artists. His writings can also be found on Photography is Art,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rt Critics Hong Kong and Cultural Journalism Campus.
Fizenyuen@cobosocial.com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