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ichi Tanaami 田名網敬一:如何深深地「膚淺」

Installation view.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Space.
Portrait of Keiichi Tanaami (田名網敬一),Photo by Keizo Kioku ©Keiichi Tanaami.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Installation view.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Space.
Installation view.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Space.
Installation view.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Space.
Keiichi Tanaami, Collage Book 8_11 (1969-1975), 1973. Courtesy of Sikkema Jenkins & Co.
Keiichi Tanaami早期的創作《常磐松(C)》(1986)用了不少個人意象。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Keiichi Tanaami, Goldfish 金魚, 1982. Ink, color pencil on paper, 56.5 x 76.4 cm.
Installation view.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Space.
Keiichi Tanaami, Mirror Surface, 2015. Pigmented ink, acrylic silkscreen medium, crashed glass, glitter acrylic paint, acrylic paint on canvas, 172 x 200 cm (diptych).
TOP
7470
31
0
 
22
Aug
22
Aug
CoBo Social Chinese Abstraction Series

過去十年,藝術和流行文化走得越來越近。當越來越多商品以藝術作為包裝,「藝術」一時變得氾濫、平面,而強調大眾和商業化的「普普藝術」由以前深深地膚淺,彷彿變成一種只剩下膚淺的視覺印象。其實,當我們說pop art的時候,到底是pop art什麼?且看日本藝術家 Keiichi Tanaami (田名網敬一)最近在廣州K11的展覽。

TEXT: Fizen Yuen
IMAGES: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space

Portrait of Keiichi Tanaami (田名網敬一),Photo by Keizo Kioku ©Keiichi Tanaami.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近年,廣州藝術風景熱鬧得如火如荼,除了有老牌的Vitamin Creative Space,Bill Viola 去年也在廣州紅磚廠當代藝術館(RMCA)舉辦大型回顧展; 廣東美術館年尾又會舉辦廣州三年展。在這些土壤下,K11貫徹一向結合藝術與生活品味的發展方向,選址於廣州開設藝術購物商場,算是相當合理。

1957年,Richard Hamilton 為「普普藝術」定義為:面向大眾而設計的,轉瞬即逝的,可隨意消耗的、廉價的、批量生產的、年輕人的、詼諧風趣的、性感的、惡搞的、魅惑人的、以及商業的。隨著最近跨界文化興起,「普普藝術」強調流行和商業等理念彷彿又重新回到舞台。其實,這跟商場的本質很相似。然而,當策展團隊面對的觀眾群是大眾,而非對藝術有一定認識的畫廊常客,如何令大眾也可以理解藝術語言,而不流於表面,便是一大考驗。

 

Installation view.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Space.
Installation view.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Space.
Installation view.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Space.

 

廣州K11開幕後首個國際藝術家展覽,正是日本藝術家 Keiichi Tanaami 的作品展。提到日本藝術家,第一時間想起的,可能是草間彌生的圓點幻覺世界、奈良美智的可愛卡通、或是村上隆的極扁平漫畫,很少會馬上想起日本的 Keiichi Tanaami 。Keiichi Tanaami雖然在日本文化界享負盛名,不少著名藝術家,如KAWS、Pharrell Williams都很欣賞他,也是日本普普藝術最早的實踐者,但 Keiichi Tanaami 在藝術市場是遲暮的英雄 ──近幾年,當代藝術因為跨界潮流,衍生出潮流玩具、設計家居、電影海報等,受到年輕一代的收藏家追捧。所以,年屆82歲的他,作品約在2012年才開始有人開始討論,2015年方正式受注視。

回到今次展覽,作品的編排可謂相當穩打穩紮。由展覽入口走進展場,會看見 Keiichi Tanaami 的新作,其餘展廳將藝術家類似的作品放在同一個展廳。即使沒有導賞,觀眾亦能明顯感受藝術家創作不同的變奏。對於大眾來說,他們可以更加容易透過歸納而摸索藝術家幾個創作重點和特色。

 

Keiichi Tanaami, Collage Book 8_11 (1969-1975), 1973. Courtesy of Sikkema Jenkins & Co.

 

Keiichi Tanaami 創作上一個重大的影響,是往紐約短暫工作和在日本Playboy雜誌擔任編輯的經歷。在中間展廳可以見到,藝術家用上拼貼手法,將雜誌上不同素材拼貼成作品,恰似雜誌編輯的排版工作。這系列的作品,跟 Richard Hamilton 的創作很相似,可能是受到外國風行的「普普藝術」思潮影響。

但細心看他之後的作品,會發現和傳統認知中的「普普藝術」有很大衝突,除了構圖比較平面,用色亦不如後來鮮活。像作品《金魚》、《常磐松(C)》,多由私密的意象組成,像常磐松、擂台、海龜、金魚等意象,如果沒有解釋,觀眾未必能讀得出意象指向的情緒或意涵。藝術家以日本浮世繪的畫風,將這些人生不同記憶中的意象放置在同一個時空中,衍生詭麗奇異的感覺。這種怪異的詩意,令人想起日本導演寺山修司極度怪異的作品。換言之,其實這段時期的作品相當個人,藝術家更像以晦澀的方式,再現記憶中的美感與恐懼。

 

Keiichi Tanaami早期的創作《常磐松(C)》(1986)用了不少個人意象。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Keiichi Tanaami, Goldfish 金魚, 1982. Ink, color pencil on paper, 56.5 x 76.4 cm.

 

真正完全消化外國的「普普藝術」,並將之融入自己的創作,相信是在2010年後。雖然,這段時間的作品用了手塚治虫和迪士尼卡通人物等流行文化作為題材,驟看是典型「普普藝術」的視覺效果;但細心觀察下又會發現,他暗中將自己早期的私密式創作手法融入其中:像日本古老的大橋、或是昭和年代街頭巷尾盛行的日式拉洋片紙芝居、戰爭時期的飛機、公雞,這些藝術家記憶中極有日本風和私密的意象與流行事物互相衝突,混濁成一個豐富視覺世界。而有趣的是,這些藝術家眼中象徵死亡和恐懼的事物,竟然如此燦爛,令觀眾思考藝術家對於人生的看法和感受。

 

Installation view.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Space.
Keiichi Tanaami, Mirror Surface, 2015. Pigmented ink, acrylic silkscreen medium, crashed glass, glitter acrylic paint, acrylic paint on canvas, 172 x 200 cm (diptych).

 

回頭一想,村上隆 Takashi Murakami 的極扁平漫畫,暗地反映了他眼中日本膚淺浮面的大眾文化,這一層意義不知道有多少觀眾理解。當藝術完全向大眾靠攏,最終很容易變成庸俗。要用大眾的語言策展,同時不完全諂媚大眾,觸及藝術本身的深度,當中應該有一條相當痛苦的線。

策展單位在展覽的出口,有一幅以作品組成的自拍牆,讓觀眾拍照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今次策展團隊抽絲剝繭,讓觀眾可以用拼圖的方式,自行將藝術家不同層次的藝術特色組合,理解Keiichi Tanaami新作的底蘊,接觸大眾的功夫算是做得到位了。接下來,如何在其他展覽繼續深化觀眾對於藝術的理解和討論,和其他廣州的藝術機構共同建立一個藝術的生態圈,值得期待。

 

 

田名網敬一作品展 (策展人:劉秀儀)
2018年6月16日-9月2日
10:00 – 21:30 (周二至周日,21:00停止入場)
廣州 K11 購物藝術中心 4 樓 chi K11 藝術空間

 

 


 

Fizen Yuen is graduated from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he writes extensively on art for CoBo Social. His past writings can also be found on Photography is Art,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rt Critics Hong Kong and Cultural Journalism Campus.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