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踏無垠 —— 鄺鎮禧「黯淡上揚」

鄺鎮禧「黯淡上揚」TKG+ Projects展覽現場,展期由2020年2月15日至4月12日。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鄺鎮禧,連續中斷,2019,單頻道錄像,4’33”。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鄺鎮禧,⾼度透明 IV,2019,墨⽔筆,⽔彩紙,105.5 x 93 cm。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鄺鎮禧「黯淡上揚」TKG+ Projects展覽現場,展期由2020年2月15日至4月12日。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鄺鎮禧,平局,2019,飛鏢盤,飛鏢⾦屬部件磨粉,壓克⼒消光劑,飛鏢塑料部件,尺⼨依場域⽽定。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鄺鎮禧,簽名圖 II,2020,油性⾺克筆.壓克⼒燈箱,65 x 55 x 20 cm。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鄺鎮禧「黯淡上揚」TKG+ Projects展覽現場,展期由2020年2月15日至4月12日。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鄺鎮禧,不要讓甜美的顏色成為負擔,2017,LED燈管,捕蚊燈,38.4 x 64.5 x 8.5 cm。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香港藝術家鄺鎮禧。圖片由畫廊提供。
TOP
1794
42
0
 
14
Mar
14
Mar
K11 HONG HONG'S SILICON VALLEY OF CULTURE

對台灣觀眾而言,香港藝術家鄺鎮禧可能相對陌生。繼2018年在台灣弔詭畫廊的「低度處理」之後,本年二月,台灣TKG+ Projects畫廊宣布代理鄺鎮禧,並為他舉辦個展「黯淡上揚」。台灣策展人賴駿杰以鄺鎮禧展覽的創作自述出發閱讀展覽,帶領讀者進入鄺鎮禧作品中的矛盾和黑色幽默。

TEXT: 賴駿杰 Jay Chun-Chieh LAI
IMAGES: Courtesy of TKG+ Projects

鄺鎮禧「黯淡上揚」TKG+ Projects展覽現場,展期由2020年2月15日至4月12日。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鄺鎮禧主要以概念藝術為實踐,媒材多樣而含括有錄像、聲音、裝置與繪畫等形式。此次在TKG+的個展,作品也完美地契合畫廊空間與調性。下文8組短句宣言式創作自述,由藝術家撰寫在展覽場刊中,每一條皆可找到對應的展覽作品。然而,仔細揣度後將不難發現其句構所充滿的矛盾性格,一步步引領著我們走入藝術家的思想漩渦。雖然其作品有著輕薄與幽默的外衣,走過一輪展場後,心情卻逐漸感到鬱悶,那種無法言說的不適就像骾刺在喉般,久久未散。令人疑惑的是,像鄺鎮禧這類藝術家,為何總是耽溺於往復徒勞的、無效的、中斷且注定失敗的敘事?彷彿真的相信意義將在那無限蔓延的未知中被找到。或可從另一方面來理解,成功且宏大的故事太容易被滿足,並不適合藝術家這樣的角色。

事實是,如果現況已經夠好,那人們也不用再繼續做些什麼了;而如果未來不足以被期待,那你我腳下所踩之地也終將塌陷。

 

1. 牢固結構的顫動為柔軟步伐注入壓力

如宏大敘事般順利地前行基本上是種假象,「連續」在很大程度上掩蓋了生活無所不在的頓挫、停歇與阻撓;反過來說,這些踉蹌與蹣跚就像書寫中的句讀,有節奏地譜寫出不甚悅耳的真實。正如其安置在通往展場的樓梯扶手之裝置,那低頻且不斷震動的微弱聲響,雖不至於令人卻步,但也讓人一路帶著疑惑且不明快的感覺進入展場。

 

2. 持續促成難免的相遇來表現克制

這種阻絕感一直到看見無聲錄像作品《連續中斷》時達到高峰,單調、重複且從未完成的拍手動作,真正地提供了無限挫敗的失落。「從未完成」相比於西西弗斯(Sisyphus)將巨石推向山頂的徒勞顯得更為詭異,一來,拍手的動作遠輕鬆於滾動巨石,二來也因兩手拍擊之間的距離相當短,以致於其「連續性」相對難以被意識到;在此,迎向我眼中的只有被放大與強調的「(重複)中斷」。

「失敗」、「中斷」與「無效」大概是貫穿其中的關鍵詞組,用藝術家的話來說,即所謂的「黯淡(dimness)」,一種不應該被意識到與讚揚的陰暗面,卻在此展中以各種形式與路徑,被抬升至屏幕之前,躍為主角。「黯淡」本身就是曖昧的詞語,它必須依附其反面才得以被肯定,而我們也難以確定是否「上揚(raise)」就是正確的動作(而非「翻轉」,甚至「照亮」?)。

 

鄺鎮禧,連續中斷,2019,單頻道錄像,4’33”。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3. 基於透明而產生的陰影

問題是,黯淡應如何被理解與意識到?它的一體兩面與模糊曖昧,則在鄺鎮禧的《高度透明》(2019)系列作品中展露無遺。「描繪透明」難道不是一種虛妄?我要說,當你試圖捕捉(draw)透明的時候,就意味著終將迎接失敗,打從開始那就是不可能的,就如同它最後被呈現的方式:如紀念碑式地穩然紮實(相反於「透明」)於牆面上供人膜拜。

 

鄺鎮禧,⾼度透明 IV,2019,墨⽔筆,⽔彩紙,105.5 x 93 cm。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4. 錯置標準後便可為任何輕微狀況賦予緊急的名字

充斥展場之挫敗與失落時刻,依附著藝術家對於災難的凝視與嚮往;所有黯淡終將於毀滅性失敗後被揚升。最顯著的莫過於貫穿整個空間且橫放的水位尺,那僅依靠表面張力而未溢出的水,說明了即將氾濫的前哨;而人們穿梭其中的小心翼翼,更加強了它所帶來的危機/緊張感。原本用於量測水位而做為警示的尺標,如今也失效了,變得莫名的低能(僅只有可笑的一公分深度),取代了原本所應指稱的符號意義(預視危機),而轉為危機自身。

 

鄺鎮禧「黯淡上揚」TKG+ Projects展覽現場,展期由2020年2月15日至4月12日。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5. 脫離昧於平衡的尾巴 ,重心及尖銳分解為碎末 ,準確撫平目標成悶局

同樣吸引人一探究竟的是滿布牆面的飛鏢,失去金屬標針的飛鏢,呼應著失效的水位尺,所有的攻擊(金屬標頭)被粉碎並平均分攤在標盤上,全數命中目標,但卻也沒有任何意義。飛鏢與標盤之間的《平局》(2019)也被轉化為一齣荒誕劇,僅剩標桿與標翼兀自停留在舞台上,享受著終局的聚光燈,而在舞台幕後才能理解所有的衝突都將被消解,所有的追求(score/goal)則沉浸於黯淡之中。不容被忽略的是,藝術家布置了100根飛鏢,諷刺意味顯明可見。「使失效」,意即破壞其追屬(認同,identical),既找不到源頭,也到不了終點,就像那一百根永遠到不了彼岸的失能之針。

 

鄺鎮禧,平局,2019,飛鏢盤,飛鏢⾦屬部件磨粉,壓克⼒消光劑,飛鏢塑料部件,尺⼨依場域⽽定。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6. 散漫的外延囿於多重確認

據此,即能理解展場轉角處牆上的燈箱作品《簽名圖II》(2020),既沒有實質照明功能,也沒有任何指向性,僅有不斷地消抹與破壞原本應該追認身份的簽名塗鴉。塗抹之為「使失效」的動作軌跡遺落在燈箱上而成為證據,那是一個具有強大律法效力的證明:「我」之為一有效主體,簽署了宣告自身無效的宣言。

 

鄺鎮禧,簽名圖 II,2020,油性⾺克筆.壓克⼒燈箱,65 x 55 x 20 cm。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7. 虛構抵禦痕跡刻劃出自身纖薄,每次挪移皆更新著空缺

藝術家在展場原有的落地窗前再設置了一組滑窗,窗面上有著原先用以抵禦狂風的膠帶痕跡,就像是剛經歷了一場可能的災難。然而,在乾淨的窗面、平滑的地面與無聲的展場中,找不到絲毫的緊張與窘迫,反而更像是一個被刻意營造的無人場景。空間是舞台,而演員則是物件,唯一的動作預先被刻劃的X印記。此時才發現原本應用以強化窗面玻璃的X(膠帶),卻可能僅是虛構的假動作而成為風災侵襲的破口(刻劃在此即為一種削弱),再次將場景轉向危機。X,即(方程式中)被懸擱的「未知」。

 

鄺鎮禧「黯淡上揚」TKG+ Projects展覽現場,展期由2020年2月15日至4月12日。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8. 眩目色彩標明著解脫

最後,我想談談位於一樓對外櫥窗中的彩色LED捕蚊燈,紫外線光源被七彩霓虹所取代,死亡與殞落成為了炫目狂歡,更不用說那幾百元的俗常日用品在此搖身成為藝術品而吸引著眾人的目光。我不確定這是否是一種嘲笑,但至少它成功使你我的眼神朝其奔去,最終則在電擊的聲響中醒來。

鄺鎮禧對於語言有高度的敏感,其作品大量的辯證,總在不斷地錨釘與脫勾中以不同面貌再生,以低限的樣貌出現,因此得摒除表面干擾,而使觀者更能專注於形式語言之外,進而與藝術家對話。只是,作品形式越低限,觀眾的思想或許就必須更渾厚,才能承受高度揚起而墜落的重量。

 

鄺鎮禧,不要讓甜美的顏色成為負擔,2017,LED燈管,捕蚊燈,38.4 x 64.5 x 8.5 cm。圖片由TKG+ Projects提供。

 

關於藝術家

香港藝術家鄺鎮禧。圖片由畫廊提供。

 

鄺鎮禧,1987年出生於香港,2009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現於香港生活及工作。重要展覽包括:個展「低度處理」(弔詭畫廊,高雄,台灣,2018)、「Side Step」(Last Tango,蘇黎世,2018);聯展「From Ocean to Horizon」(華人藝術中心,曼徹斯特,英國,2017)、「after/image,Studio 52」,(Pure Art Foundation,香港,中國,2015)、「第二屆CAFAM未來展」(中央美術學院大美術館,北京,中國,2015)。

 

 


 

賴駿杰 1983年生於台灣台南,2013-14曾旅居巴黎一年,後於倫敦大學金匠學院取得策展碩士學位,並以策展人╱藝評人旅居廈門及上海。曾策劃展覽於國立臺灣美術館(NTMoFA, 台中)、台北當代藝術中心(TCAC)、台北鳳甲美術館(Hong-gah Museum)、耿畫廊TKG+ Projects、也趣藝廊(Aki Gallery),與廈門樣當代藝術空間(ModeA Contemporary)等。文章發表逾50篇皆散見各藝文雜誌,並為聯合國藝評人協會(AICA)國際會員。研究興趣落在影像—文字關係、動態影像與策展學,目前正在進行系列策展研究計畫,藉由重新探討於日常生活中習以忽略的行動模式——即聽說讀寫,重新梳理行動者與世界的共存方案。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