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ie Anderson / 黃心健 :VR技術,能帶來怎樣的藝術革命?

《沙中房間》體驗示意圖 © 臺北市立美術館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沙中房間》樹之房 © 臺北市立美術館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Bjork在東京舉行的音樂VR展 (Photo: Santiago Felip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Wang Xin, A Virtual Land Where an Artist’s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Artworks and Related Information are Stored, 2017. VR File.
Christian Lemmerz, Paul McCarthy, La Apparizione, 2017. Courtesy of Khora Contemporary & the artists.
Laurie Anderson現場手繪《沙中房間》的黑板 © 臺北市立美術館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OP
26024
26
0
 
13
Dec
13
Dec
ART Power HK

雖然台北市立美術館暫時閉館,但喜愛藝術的觀眾不必失望,北美館依然靜靜起革命。除了王文志的大型室外創作《庇護所》外,由現時至2月25日,北美館同時展出由台灣新媒體藝術家黃心健與 Laurie Anderson 合作的VR作品《沙中房間》(La Camera Inssabiata),獲得了今屆威尼斯影展的VR最佳體驗大獎。

TEXTS: Fizen Yuen
IMAGES: Courtesy of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沙中房間》體驗示意圖 © 臺北市立美術館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沙中房間》樹之房 © 臺北市立美術館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打破音樂和視覺藝術之間的界線

2016年,冰島的前衛音樂人Bjork舉行「Bjork Digital--18天音樂VR實驗」。無獨有偶,另一個美國前衛音樂教母 Laurie Anderson 也染指VR。很多人認識她,因為她是Velvet Underground成員Lou Reed的太太。事實上,她是一名獨當一面的藝術家,創作媒介包括音樂、視覺藝術、行為藝術,雖然年屆七十,她依然不斷嘗試突破自己和藝術的界線。

Laurie Anderson提出了一個很大膽的理念:觀音。與中國宗教文化中的觀音不一樣,她用英文將二字拆開為「觀」和「音」,並演繹為”music to be seen”。她希望,音樂將來不只是聽,更加可以為觀眾帶來視覺的刺激,而貫通不同感官體驗的工具,正是VR。

 

Bjork在東京舉行的音樂VR展 (Photo: Santiago Felip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台灣導演楊德昌的電影《一一》中有一句經典對白:「電影的發明使我們的人生延長了三倍,因為我們在裏面獲得了至少兩倍不同的人生經驗。」如果電影有這樣的能力,那台灣新媒體藝術家黃心健與 Laurie Anderson 的VR作品《沙中房間》(La Camera Inssabiata),則可以讓觀眾突破身體和物理的限制,獲得八倍的藝術體驗:觀眾可以進入由黑板、粉筆、符號、數字構成的360度全景廊道與8間各有特色的房間,分別為:粉塵之房、字謎之房、犬之房、水之房、聲之房、舞蹈之房、寫作之房、樹之房。觀眾能穿梭每一個房間,在其中聽故事、互動和欣賞Laurie Anderson為每間房間配上的音樂。

開幕當日, Laurie Anderson 進行了一次現場表演,像是一次導覽。她有時演奏小提琴,有時使用電音營造氛圍,有時又出現疑似是Lou Reed生前的聲音獨白。是的,傳統藝術的框架正在瓦解,觀眾或者會感到無所適從,因為這既不是單純的音樂演奏、又不是劇場、也不是單純的視覺藝術。音樂、VR的影像世界突破彼此之間的界線,與觀眾融為一體。

 

 

虛擬取代真實

兩位藝術家另外一個重要的創作理念是”Bardo”。當年 Laurie Anderson 的丈夫Lou Reed與愛犬相繼離世;黃心健父親也因癌症過世。因此,他們希望將西藏這個宗教信念加入作品。”Bardo”相信人的意識會在死後49天,逐漸消散在整個世界。所以,他們選用黑板作為這個虛擬世界的背景 - 在黑板上不斷地複寫與擦抹,就好比記憶的不斷經歷與忘記,而黑板上殘留的痕跡,則像我們的潛意識。而觀眾在記憶般的空間內虛擬飛行探索時,做過的事、發出的聲音,都會被記錄,化成這個記憶世界的一部份,當累積的參觀者越來越多,效果就會越豐富,彷彿同時觀看他人的經歷與記憶,令人聯想到死後的狀態。

除了令觀眾感受生命的死亡, 沙中房間 更加令人思考藝術的死亡 —— 在互聯網如此發達的年代,體驗藝術的空間,由美術館、畫廊,慢慢變成電腦和手機屏幕,藝術體驗亦因而變得平面化。有人說,藝術正在死去。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藝術家開始以VR作為他們的藝術語言。像中國藝術家王欣上月在香港的de Sarthe Gallery舉行的個展,觀眾戴上VR裝置後,會發現王欣將以往的創作,以廢棄的姿態散落在一片荒蕪中。而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Christian Lemmerz 將自己一貫的創作題材耶穌基督虛擬化,並與Paul McCarthy一同創作VR作品 La Apparizione(2017),觀眾從不同角度觀察耶穌基督金色的屍體漸漸化為灰塵,選擇仰視或俯視,衍生的感受或許又各有不同。這些轉型彷彿暗示,藝術體驗雖然因為虛擬化而死,又同時因虛擬化而生出另一種可能。

 

Wang Xin, A Virtual Land Where an Artist’s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Artworks and Related Information are Stored, 2017. VR File.
Christian Lemmerz, Paul McCarthy, La Apparizione, 2017. Courtesy of Khora Contemporary & the artists.

 

而VR如何為這種全新的藝術語言賦予生命?結合以上兩個作品和 沙中房間 ,也許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示。人與人之間的日常對話、甚至藝術體驗,雖然「真實」,但有時會流於表面;但VR改變了觀眾和作品單純觀看和被觀看的關係,當觀眾要戴上VR眼鏡,則無法避免地要開始與藝術家設計的虛擬世界進行對抗,令觀眾參與作品。而這個參與的過程中,衍生的感受會因而更加深刻和獨一無二。而且,VR令觀眾從現實世界中抽離,直接和藝術家塑造出來的意識世界進行更專注的對話。這種對話,可能比真實的對話更貼近心靈。

隨著觀眾在藝術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VR會否帶來藝術的新時代,令虛擬超越真實?科技令傳統的藝術體驗平面化,彷彿讓我們走到藝術死亡的門前;但VR技術,卻讓我們隱約看見另一扇門,門後,說不定是一個全新的藝術世界。

現時VR的技術仍未完全成熟,威尼斯也是今年才剛剛增設VR金獅獎,要發展成一套全新的藝術語言,還有很遠的路要走。但藝術接下來的可能性和走向,令人期待,對VR有興趣的觀眾,不妨前往北美館,看看新媒體藝術的最新發展。

 

Laurie Anderson現場手繪《沙中房間》的黑板 © 臺北市立美術館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Laurie Anderson、黃心健 -《沙中房間》(本活動需事先預約報名)
台北市立美術館戶外廣場
2017/11/18 – 2018/02/25 (週一不開放參觀)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