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廊背後的女將們(八):專訪 Lehmann Maupin 香港總監 Shasha Tittmann

Shasha Tittmann於 Lehmann Maupin接受訪問 (Photo by Fizen Yuen)
Shasha Tittmann與藝術家趙趙在北京合照 (Courtesy of Lehmann Maupin & Shasha Tittmann)
與收藏家及博物館創辦人Haryanto Adikoesoemo於Museum MACAN合照
Teresita Fernández在香港Lehmann Maupin的展覽Rise and Fall  (Courtesy of Lehmann Maupin)
Alex Prager, Hawkins Street, 2017. Archival pigment print. 12.97 x 24 inches, 32.9 x 61 cm.
TOP
9308
30
0
 
14
Dec
14
Dec
COBO Challenge

主理香港Lehmann Maupin的總監除了李煙,還有新上任的Shasha Tittmann,湊成一對女子總監。相對李煙的熱情,Shasha予人的第一印象比較冷靜。總是一身黑色打扮的Shasha笑言:「心情好永遠穿黑色,如果不穿黑色,那天我一定有點不對勁。」這習慣竟自小養成,因母親也愛穿黑衣,成為模仿對象,更重要的影響是:「母親有點藝術細胞,我小時候,她會找藝術學生教我做陶瓷、畫國畫等。」隨著興趣慢慢發展,「我18歲時,已開始想在畫廊工作。」

TEXT: 凌梓鎏
IMAGES: Courtesy of Lehmann Maupin & Shasha Tittmann

Shasha Tittmann於 Lehmann Maupin接受訪問 (Photo by Fizen Yuen)

 

從低做起

生於台北的Shasha,從小喜歡畫畫,「父母很懂得培育我的創意, 會替我報讀藝術班。」父母因工作關係,常帶著她四處移居,變相成為她的童年訓練。「小時候我們經常搬家,譬如90年代曾住在上海。我很幸運,讀過數間國際學校,而我永遠都是新生。」對小孩來說,密密轉校其實不好過吧?「對,但我很感恩,因為我的適應力變得很強,培養了自己的個性。」一直喜歡藝術,Shasha想過將來做藝術家,「我有過很多想法,也想過做醫生,哈哈。」直至大學在加拿大主修藝術史,了解過很多藝術大師是如何鍊成的,「我發覺自己不應做藝術家,但我可以跟藝術家一起工作啊。那時在洛杉磯和香港的畫廊、非牟利團體等實習,讓我真正接觸到畫廊,以及藝術的商業層面。當時校內沒有藝術的商業課程,我便副修了市場學。」

裝備十足,是看準自己適合在畫廊工作嗎?「做實習生時,我也不知道!我從前很害羞的,當時在挑戰自己,是很關鍵的階段,而且我很喜歡畫廊的工作。我喜歡做項目管理、籌辦展覽和參與幕後的大型製作。能與藝術家見面,又可以如此接近藝術品,並與公眾分享,總得著很多。」這些都是Shasha現時享受的工作,分別只是,她經驗多了。加入Lehmann Maupin前,她先後在北京和香港其他畫廊,做過不同崗位,「我從低做起的。我喜歡在細小的團隊工作,因為什麼都要自己做,即是物流、營銷、公關、市場推廣等,各方面都要學,學習與別人合作,然後你會變得很會解決問題。」

 

Shasha Tittmann與藝術家趙趙在北京合照 (Courtesy of Lehmann Maupin & Shasha Tittmann)

 

危機處理

在畫廊出現的問題,有時層出不窮,可以令人腎上腺素急升。Shasha回想:「之前我遇過一些意外情況,令展品延遲送抵展場,幸好它在展覽開幕前三小時送來了。前一晚在想應變方法,翌日早上當大家知道展品能送到,所有人便齊心合力,成功令展覽準時開幕。」技術性問題難搞,人與人的溝通又是另一種挑戰,尤其因為很多藝術家,都是完美主義者吧?「絕對是。我覺得藝術品是很精巧的東西,你需要尊重藝術家想如何策展,很多時都沒既定的方式,要你親身去畫廊,看到藝術品的實物,才能在現場作調動。」

Shasha今年9月加入香港Lehmann Maupin當總監,至今才數個月,笑說:「我在畫廊最忙的時候加入,已做了兩個展覽了。」包括日本藝術家Mr.的展覽《Floating in the Air in the Vicinity of a Convenience Store》,以及現正為美國藝術家Teresita Fernández舉行的個展《Rise and Fall》。Shasha說話語調平靜,回答問題往往只需思考片刻,看來總不慌不忙的。壓力來襲時,仍可一貫處之泰然?「我通常會退一步,上街走走或喝杯咖啡,離開一陣子便好了,這是我的強項。過去的工作經驗告訴我,永遠有危機處理要做的,而我相信大部分事情,都是可以解決的。」在畫廊界工作,現時還當上總監,有壓力嗎?「當然有,我不會說經營一間畫廊很容易,但大家都有原因去做,就是喜愛藝術。」Shasha說,畫廊下一個展覽的主角Alex Prager,正是她很期待合作的藝術家。「她是我最喜歡的攝影師之一。她是導演,也是編導,有宏大的理念,作品超現實、戲劇性、很自然,其實所有細節都經過編排才拍攝的,有演員和戲服等等。我很想站在她的角度,了解她如何創作,並參與她的大製作。」

 

與收藏家及博物館創辦人Haryanto Adikoesoemo於Museum MACAN合照

 

Teresita Fernández on Twitter: "Rise and Fall opens Thurs 6-8 @LehmannMaupin Hong Kong
Teresita Fernández在香港Lehmann Maupin的展覽Rise and Fall  (Courtesy of Lehmann Maupin)

Teresita Fernández, Rise and Fall
即日至12月30日

 

Alex Prager, Hawkins Street, 2017. Archival pigment print. 12.97 x 24 inches, 32.9 x 61 cm.

Alex Prager
2018年1月18日至3月17日

 

Lehmann Maupin
中環畢打街12號畢打行407室

 

 


凌梓鎏,香港傳媒人,前《號外》雜誌執行編輯。在報章雜誌寫字逾十年,包括人物訪問、文化及設計等題目,著有《帽子‧作家 Get a Hat Life》一書。

lingtzelau@gmail.com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