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寧:圖騰迷宮中的新出口

李寧於安全口畫廊展覽「The Blazing World」現場,展期由2020年1月11日至2月29日。圖片由安全口畫廊提供。
李寧,Flipping I,2019。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李寧,Flipping IV,2019。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李寧,Flipping III,2019。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李寧,Man in the Box II,2019。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TOP
2044
34
0
 
8
Feb
8
Feb
ART AND SUSTAINABILITY

李寧的名字,在年輕一輩並不陌生。他是香港頗有名氣的紋身師,七年前在網上自學後,開始替人紋身,其後一邊替人紋身,一邊在香港藝術學院修讀藝術課程。他後來在摸索下,選擇了以版畫作為創作媒介。他自言自己用了數年,令紋身和版畫製作的方法和思路變成一致。不少藝術家兼任教席,以維持收入創作;他則是比較幸運,做紋身可以養活自己之餘,更可以將紋身的方法放大,在版畫上呈現,而且剛畢業就被畫廊相中,和沈軍翰​一同在安全口畫廊 (Gallery Exit) 舉行展覽「 The Blazing World」。

TEXT: Fizen Yuen
IMAGES: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llery Exit

李寧於安全口畫廊展覽「The Blazing World」現場,展期由2020年1月11日至2月29日。圖片由安全口畫廊提供。

 

和他第一次見面,他爽朗地跟我握手,他的拍檔Iris馬上端來一個煙灰缸作招待。安頓之後,我問,如果要用一個關鍵字去帶出你近來的思考和創作,會是什麼?他說,是「時代」;Iris則說,「Resistance」。

開始談創作,李寧就洋溢出一份熱情和興奮,那是專屬二十七歲的朝氣。他不諱言自己以前覺得世界沉悶,直到六月開始,才覺得在香港找回時代感。事實上,他也一直對夢境、意識、時間、靈魂出竅等概念感到著迷。所以,在他的作品中,不時會看見走不完的樓梯、曼陀羅、時間沙漏等意象。他形容,希望自己的作品就像一個不存在的盒子,經過盒子的指引、提示,就可以令人進入精神性的世界,「我常常記得當年李旺陽有一張困在『棺材倉』的照片,那張照片令我感受很深,我希望自己即使身處這樣的境地,腦裏都有一個世界可以遊走。」

 

李寧,Flipping I,2019。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去年,他獲得了香港版畫工作室年獎,但李寧自言,無論在紋身界或是版畫界,自己都在走「旁門左道」。他舉例,傳統紋身比較著重手工,當客人要求紋大象,就會雕琢如何紋好一隻大象。但他自學紋身,所以切入點不是紋身技巧,而是如何構圖。談下去就發現,他視紋身為一種儀式,所以他很注重紋身前的準備工作和當中的「translation」。具體來說,客人找他紋身,他會要求對方事前提供一些關鍵字、或是一首歌,讓他於紋身當日的早上消化、製成圖案,溝通過後才紋在客人身上。相比起傳統的紋身方法,李寧透過自己的理解、感受、客人溝通而成的圖像,可能更能刺中客人潛意識中,希望透過紋身表達的真相,而不是一個表面的視覺符號。

「紋身考慮的更多是視覺上的問題,是削減;但版畫是需要添加的,直至空間像要爆炸一樣,而且我希望在其中加入大家都可以分享的,像『梗』的東西。」在李寧紋身的方法中,我們可以看見李寧將自己和客人的意念壓縮在一個圖案上;在他的版畫中,他則希望將這個過程放大、複雜化。他在版畫創作中使用的圖庫,有不少是來自紋身的。他喜歡版畫壓平的特質,認為他可以將不合理的透視「合理化」。觀眾往往可以看見,他在作品中充滿將不同事物以蒙太奇的方式拼貼,有如將一本沒有邏輯的漫畫濃縮在一頁紙上。而觀眾從畫面不同地方開始觀看,又會發現錯落、摸空,如走迷宮一樣,需要自行填補情節,才可以走出一條路。這是一個沒始無終、沒有對錯的迷宮。

李寧,Flipping IV,2019。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李寧,Flipping III,2019。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李寧自小跟隨老師習畫,他表示,自己的老師不是什麼大藝術家,一直都教他用一種小販的精神繪畫,「他叫我用最便宜的東西,如果買不到很好的顏料,就拿車的機油來開油。」不過他坦言,自己以前畫油畫的時候,已經不斷思考為什麼要畫油畫,「香港人不應該做很大的畫,要有這麽大的地方,放到這麽大的畫布才合理,香港做就有點勉強了,所以我認為香港自自然然就會發展出這些所謂的旁門左道。」用空間的角度來看,香港密密麻麻擠滿人,在人的皮膚上創作,就是自然而然的產物了。

如果要討論這種流動性、小販一樣的創作,紋身無疑是最適合的。它需要的空間不多,而且按不同人的需要、百貨接百客。這樣推理下去,理解紋身為街頭藝術亦無不可。我嘗試用一個較寬鬆的角度理解,當人置身公共空間,不就是街頭的活建築?而當李寧為客人紋下風格化的圖騰,就等同了將自己風格的圖騰,藉人的皮膚將作品介入及裝置到不同的城市景觀中。當這些圖騰植根在個體的皮膚上,雖然比起違法的塗鴉「安全」,亦同時長出另一種危險 ── 塗鴉者尚且可以在塗鴉後逃離現場,但紋身則是永遠的承諾,一直反映紋身者的價值觀,不可能被輕易抹去。

李寧自言對很有教育意義、藝術表演色彩的創作往往較有距離。所以,無論在他的紋身還是版畫創作,都不會見到像塗鴉般直接回應社會議題。從他提到李旺陽的例子,可以推理出,他眼中的「世界」,不是地球、不是宇宙,而是以人的意識為單位的。所以他大概不會思考街頭不街頭,而是更加無孔不入地,在每一個人的皮膚上出現。我認為他的作品,反叛的不是社會的體制,而是整個物質世界的構成。隨住在更多人、作品上出現圖騰,那道連接現實世界、精神世界、藝術之間的門就以不同的規模與力度慢慢打開。人若能在門的另一端回來,意識到自己的意識,並以新的意識構成世界,說不定就是另一種革命。

 

李寧,Man in the Box II,2019。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李寧、沈軍翰 - THE BLAZING WORLD
2020年1月11日至2月29日
安全口畫廊 (Gallery Exit)

 

 

關於藝術家

李寧生於1992年香港,早年就讀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其後畢業於香港藝術學院繪畫系,同時間是一位紋身師。李寧從前的作品多以油畫方式來呈現,後來在2014年於歐洲旅行時受到Anselm Kiefer回顧展的啟發並嘗試把少量版畫帶入繪畫中,其後被版畫的可重複性吸引,近年的作品專注於大型版畫創作。

 


 

Fizen Yuen is the staff writer of CoBo Social.

Fizen has been actively participating at the local scene in the last few years, and has a particular interest for the up and coming generation of artists. His writings can also be found on Photography is Art,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rt Critics Hong Kong and Cultural Journalism Campus.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