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工作在香港:無處不在與無處容身之間

Vanessa Franklin(右)與Nicolas Lefeuvre
正在Space 27(27空間)舉辦的法國五月聯辦活動: 「生活與工作在香港」展覧
TOP
1931
83
0
 
5
May
5
May
ART AND SUSTAINABILITY

Vanessa Franklin跟Nicolas Lefeuvre,一女一男,一個攝影師一個水墨藝術家,同樣來自法國,過去15年分別居於亞洲不同城市,多年來遊走於新加坡、東京、京都之間,如此相近的軌跡,最後總算在日本找到交匯點,卻是來到香港才促成了這次共同創作。成果正作為法國五月的聯辦活動,在27空間的「生活與工作在香港」展覧中展出。

TEXT/Emmy So
IMAGES/Vanessa Franklin

Unknown-14
Vanessa Franklin(右)與Nicolas Lefeuvre

外傭與模特兒,驟眼看來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種職業,大概沒有多少人會把她們相題並論,但在攝影師Vanessa Franklin的鏡頭下,卻巧妙地將兩者並置,單純以女性身份出鏡;Nicolas Lefeuvre則通過水墨構成的深淺不一的圖案,以抽象手法重構女性線條,吸引人注目觀看,卻又無法看清全像,那種感覺也許正是異鄉人身處小城的無力感;是家,也不是家。

日本作為藝術養份

Franklin跟Lefeuvre,一女一男,一個攝影師一個水墨藝術家,同樣來自法國,過去15年分別居於亞洲不同城市,多年來遊走於新加坡、東京、京都之間,如此相近的軌跡,最後總算在日本找到交匯點,卻是來到香港才促成了這次共同創作。

正在Space 27(27空間)舉辦的法國五月聯辦活動: 「生活與工作在香港」展覧
正在Space 27(27空間)舉辦的法國五月聯辦活動: 「生活與工作在香港」展覧

Franklin的個人作品一向以女性為拍攝對象,同時喜歡於日常生活中抽取一些平凡的物件作道具,重新演繹⼥性的⽂化符號,以及批判物化⼥性的社會現象,然而放置在不同文化語境之下,效果卻完全不同:兩年前輯名為Bleu的系列,就找來身邊的日本好友,以一塊藍色膠布包裹她們的身體,表達出人生的美和無常,「每天櫻花季都是當地人非常重視的時節,電視會看到櫻花情報、超市會擺放林林種種的限定食品、甚至一般人也會在衣領上別上小小的花胸針﹗可是花見的時間很短,當地人賞花經常會用一塊藍色膠布當作野餐墊,普遍程度幾乎成了另一個標誌﹗可是這塊布,除了賞花之用,同時也是當地包裹遺體用的。如此美好和如此可怕的東西竟然有這麼一個聯繫,把它覆在女性的身上,甚至是折成一襲衣裙,想要突顯的,正是這種矛盾。」Franklin相紙上呈現的日本,不是浮光掠影的日本印象,而是從生活、同時透過女性視覺觀察和思考所得,是她個人的日本,而不是大眾想像的日本。

同樣曾於東京生活的Lefeuvre,日本對他的影響就更顯而易見。從事美術指導的他,工作是五光十色的世界,然而個人創作卻偏愛⿊⾊油墨,經常在紙上創作,並善於運⽤各式各樣的物料,如和服、⽇本⽊屐、⿇將骰⼦、郵票、滾筒、⽊等,X也是他的個人標記,經常出現於作品之上,「自從311大地震後,我就只以油墨創作,以此方式紀念這場災難。油墨不算是西方慣用的媒材,也不屬於我的藝術教育,因此我用油墨也有別於傳統手法,不以畫筆為工具,而是為物件上墨,例如把整件和服浸泡於油墨之中,鑲起再加以創作。物件不同效果也大相逕庭,這次用上大小不同的油漆滾筒,也是一個新嘗試。」

Unknown-6

油墨修圖

作為首個以香港為主題的作品,Franklin沒有像Michael Wolf那樣,把鏡頭對準小城的Iconic Landscape。穿過了城市這一道立面,攝影師認為最能乘載一地精神還是居於小城的人,而本土不一定是香港人,反而找來了十位同樣來自外地的女性作拍攝對象:五位是外傭;五位是模特兒,《生活與工作在香港》是十位女性的寫照,也是Franklin和Lefeuvre的寫照。對比日本,二人均異口同聲表示香港是一個非常容易融入的地方,因為Franklin更希望拍攝一些更私密的照片,概念先從向外傭致敬萌芽,最後卻演變成這有趣的對比,「外傭不敢說是香港獨有,可卻是非常普遍的一個現象,就像Lefeuvre家中也傭了一個(也成為了拍攝對象﹗),她們都是離鄉別井來到香港工作,不為私利,而是為了養活家人,我覺得她們有承擔,也很有勇氣,所以才想到透過攝影向她們致敬,但要她們出現真的不容易,可幸身邊的朋友非常幫忙,替我找了好幾位,可是她們也想要當模特兒,也有自己想要說的故事,我才忽爾明白『對﹗這次拍攝不只是歌頌外傭,而是女性﹗』我覺得攝影就像照鏡子,而我只是拍下她們面對自己/面對鏡子那一刻的神情,那是比赤身露體更裸露的事情。」Franklin說道。「模特兒總是在鎂光燈下工作,而外傭的工作卻是關在家門後面,外人看不見,看似高低懸殊的兩種動物,但在父權社會的凝視下,她們的身份是否真的如此不同?」Lefeuvre續問。

Unknown-13

十位女性,背靠一面白牆,同樣坐在新古典風格扶手椅上,各自擺著不同姿勢、不同表情,扶手椅是Franklin祖母離世前留給她的,一如花的容器,讓模特兒在其人依著自己的姿態呈現於鏡頭之下,照片的構圖令人聯想起18、19世紀的古典學派油畫,如Jacques-Louis David筆下的Madame Récamier和Ingres的Madame Moitessier,依循藝術史視覺語言一套對美的標準,來歌頌女性美,入畫的通常也是貴族階層,理想化女人的外貌儀態,以彰顯家族和權力,矛盾之處正在於高舉女性,同時框死了她們的形象,而在Franklin的鏡頭下,不再是貴族的專利,可是二百多年後的女人,似乎還未能完全擺脫父系社會的凝視,特別是觸及到女性的胴體,因此Lefeuvre後加的油墨印記,都顯得饒有趣味,深淺不一的墨印遮掩了女性的臉龐和身軀,粗直的線條跟女人肢體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在見與不見之間,增加了模特兒和觀者的距離,欲蓋彌彰,「我跟Franklin事前沒有談過完成品該如何,只是獨立的創作,拍攝的時候我也不在場,墨印是為了擾亂一下構圖,每位模特兒也只保留一隻眼和身體重要的部份,既是保護她們,同時正因被看不清,而更引人注目,讓觀者看出相中人流露善良、智慧或脆弱,」Lefeuvre續稱「X一向是我特別愛用的符號,因為它很原始,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意涵,但這裡X是代表不同的個體,而Franklin告訴我X正好是女性染色體的符號,代表著千千萬萬的女性。」

油墨塗於彩色照片上,若隱若現的影像造成了負片的效果,感覺更具穿透性。模特兒跟外傭兩者似乎難以錯認,可是在黑影的遮掩下,角色之間的分野似乎愈見模糊:外傭也許有她展現的慾望;模特兒也許有其想要掩藏的脆弱,身份變得透明而流動,Franklin解釋,「其中一張比較深刻的正是Rupa,她是唯一一個把大腿搭在扶手上的人,沒有彆扭,如此的落落大方,世俗的審美眼光沒有嚇到她,反而定睛望著鏡頭,你看她她也在看你,感覺真的很奇妙。」要是勾起了你的好奇,還有一張空凳,邀請你對號入座。

Unknown-12Unknown-4Unknown-11Unknown-8Unknown-7

《生活與工作在香港》
日期:5⽉3⽇⾄15⽇
時間:上午11時⾄下午6時(週⼀⾄週五;需預約);上午11時⾄下午7時(週六及週⽇);公眾假期休息
地址 :27 空間 (⾹港鰂⿂涌英皇道653-659號東祥⼯業⼤廈AB座10樓全層 )
電話:3926-7765(查詢、預約參觀及報名參加公眾活動)

 


Emmy SO is an independent journalist who writes extensively on art and culture, lifestyle and luxury topics, for major publications like in Marie Claire, Ming Pao Weekly, City Magazine and online media Initium, and she is the author of book projects regarding art, design and architecture. Emmy spends her time both in Hong Kong and Europe, covering what is new in the continent and bring it back to the readers in the Asian marke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