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式思考的呈現與實踐:談勞麗麗《欲壑難填》

勞麗麗,地磚所言,2018,冰川,裝置、混合媒介 (絲印及數碼列印布本、電子機件)
勞麗麗,冰川 Glacier,2016,單頻道錄像,彩色,雙聲道,粵語對白,中英文字幕,17′07″
勞麗麗,冰川 Glacier,2016,單頻道錄像,彩色,雙聲道,粵語對白,中英文字幕,17′07″
瀉溢的雪糕和慾望,融化的冰川,暗中生長的盆栽,一語三關的概念裝置相當精緻。
勞麗麗,焉知之後 ,2018,單頻道錄像,雙聲道,彩色 ,中英文字幕,12’ 21”
TOP
768
37
0
 
12
Mar
12
Mar
CoBo Social Chinese Abstraction Series

「矮樹林,灌木叢,草地,燈心草……
我對你們說的一切只是獨白, 你們都沒有聽見。
和你們的交談雖必要卻不可能。
如此急切,在我倉卒的人生, 卻永遠被擱置。」

辛波絲卡《植物的沉默》

TEXT: Fizen Yuen
IMAGES: Courtesy of Bonacon Gallery and the artist

 

香港藝術家勞麗麗剛剛贏得WMA委託計劃。從新聞稿的相片,勞麗麗表面上是紀錄自然、以及自己「半農半X」的生活實踐。不過,在麗麗去年年尾在廣州本來畫廊的展覽,觀眾會發現,藝術家透過展覽建構出來的世界,更加錯綜複雜。雖然展覽偶有務農生活的紀錄片段,不過核心卻是回歸自我慾望的叩問。

展覽所在地本來畫廊棲息的地方精靈古怪,既不是繁華的商業地區,在一條賣五金雜貨的長街其中的一條窄巷中,鄰居是賣女性內衣的一條街,還有國民黨澳大利亞支部的廣州舊址。在一片混沌的社區中,本來畫廊就在其中一幢矮樓的二樓。攀上兩層樓梯,打開畫廊的大門,馬上就會看見一塊輕柔的布幔在飄。和混沌的社區相比下,混亂和輕柔,馬上形成很大的反差,令觀眾從環境中抽離出來。

細心觀察之下,會發現在空中蔓延的布幔,和畫廊的地磚圖案是一樣的。地磚圖案是本來畫廊的「特色」,但當代藝術經常強調,空間如何影響觀眾感知展覽,所以畫廊的地磚對展覽來說,可以是一種很強的干擾。麗麗沒有減少或略過干擾,反而推向極致,將地磚圖案印製成布幔,將展覽的空間限制,化成作品一部分,逼觀眾直視「現實」。而驟眼看來,布幔懸浮在半空,很輕很輕;不過,間中吊臂會令布幔下沉,形成一種張力和壓逼感。而這種介乎輕與重之間的角力,正是貫穿麗麗所有影片作品的一條鎖匙。

 

勞麗麗,地磚所言,2018,冰川,裝置、混合媒介 (絲印及數碼列印布本、電子機件)

 

If you gaze long into an abyss, the abyss also gazes into you

展覽英文名字Down into abyss,令人想起尼采: He who fights with monsters should look to it that he himself does not become a monster. And if you gaze long into an abyss, the abyss also gazes into you. 麗麗在香港半農半X的生活方式,本身會予人一種很強烈的印象。所以觀眾切入理解時,很容易將作品簡化成「農業就是理想生活」的印象。而事實上,麗麗過去的作品,像飛天潛水艇,獨立來看,的確容易令人理解成一種對「半農半X」生活的紀錄。不過在今次展覽,不同作品在展覽空間中共同展示,會發現麗麗展覽表面上對焦的是日常生活的片段,不過在她重新剪接下,卻建立了一種指向人類慾望的敘述。

綜觀整個展覽的鋪排,會發現她有意識地退後一步,談冰川與雪糕、咖啡和朱古力、煮食,偶爾才會加插在耕種過程中拍攝的片段。如果不知道她本身的背景,甚至不會發現她半個農夫的身份。再者,無論是 米花 中紀錄農夫以高速收割機收割、還是 焉知之後 中漁民捕魚的畫面,都呈現務農並不如想像般「浪漫」。

因此,展覽中藝術家不斷地追溯和敲問,顯示她要提出的問題,明顯不可以簡化為香港的單一現象,而是一種全球性的、人類普遍要面對的處境和矛盾。與其說她是紀錄務農,務農更加像一個讓她理解世界的過程,追溯下去,才會見到核心的問題:人如何處理自己的慾望。

 

勞麗麗,冰川 Glacier,2016,單頻道錄像,彩色,雙聲道,粵語對白,中英文字幕,17′07″
勞麗麗,冰川 Glacier,2016,單頻道錄像,彩色,雙聲道,粵語對白,中英文字幕,17′07″

 

生態式的敘事手法

再拉近一點看,觀眾獨立看作品時,之所以容易簡化作品,可能跟麗麗斑駁如掌紋的敘事手法有關。她彷彿有意打亂觀眾邏輯閱讀的習慣,所以當觀眾發現藝術家的敘事與自己期望不同,所以往往抽取最容易理解、最鮮明的元素,作為展覽的「意義」。簡單來說,麗麗作品敘述的推進,並不是邏輯性的,而是靠大量的直覺、類比和想像接駁。這種關聯,綿密地出現於文字與文字、影像與影像,甚至是文字和影像之間,令作品出現不同維度,猶如在影片中編織出天空、陸地、大海三層 —— 上一秒說天的故事,下一秒躍到海的問題,但身在海中未必可以看得清海的問題,從天空看海,反而有機會看得更加清楚。

她總會漫不經心、不著邊際地談論遠方的一些事,例如Glacier雪糕的歷史、或是西藏捕魚的傳說,令影片彌漫一種傳說/神話感,但又似乎一語雙關,令人猜度如何扣連自己的生活;又例如 冰川 中,旁白講述冰川的流逝,畫面卻回到農田耕種的畫面。這種關聯除了見於影片,亦見於不同作品之間。像 呼吸總是成雙成對,除了開頭和結尾 和 日常賭注 兩條影片,同樣捕捉了泡沫,是人和生態同呼同吸的共生想像,麗麗卻選擇將之分佈在展場的兩端,要觀眾自己串連。(雖然她極力去浪漫化,但這裏看到她心底裏還是有一份浪漫的)。

 

瀉溢的雪糕和慾望,融化的冰川,暗中生長的盆栽,一語三關的概念裝置相當精緻。
勞麗麗,焉知之後 ,2018,單頻道錄像,雙聲道,彩色 ,中英文字幕,12’ 21”

 

邏輯性思考,容易令人跌入功利的圈套,衍生種種問題。在逐漸碎片化的世界,我們有太多立場太少體諒。藝術作為表達形式,終歸是一種人文精神與思考方法。麗麗的作品固然有其憤怒,不過她始終冷靜克制,直接的批判近乎全無、拒絕簡化和一概而論。透過整個展覽,她將造成生態問題背後的慾望勾勒並串連起來,將世界(不完整)的真實面貌還原。獨到之處在於,她用一種設計生態的形式處理展覽,然後最終呈現的內容也是一種對生態的想像,可謂形神合一。人類的慾望必然存在,而每個人如何與慾望、自然相處,相信觀眾在穿過布幔離開展覽時,自會感受到生活應有的重量。回到本來畫廊周邊的社區,龍蛇混雜的面貌,可能才是世界「美麗」的本相。

 

 

關於藝術家

勞麗麗生於香港,畢業於中文大學藝術碩士,她是一位「退役」旅遊記者,現專注於與旅遊及大自然生態有關的藝術創作。麗麗現時在生活館學習務農之餘並探索「半農半X」生活方式,這種生活實踐促使她對另類生活模式、以及作為一位香港人兼藝術創作者的自主性作出提問。她成立了漫慢電視,主要硏究課題跟食物、農耕、蘊釀、慢駛、監視、冥想等相關。

近日她對自然及人類間相互牽引、相互制衡的情緒及欲望深感興趣,她相信箇中的角力與矛盾更引人入勝,猶如深不見底的潭。她曾參加的個展包括香港據點.句點的”漫慢電視——安.伊莉亞森的凝視”(2016)和中國廣州觀察社的”紀念品與禮物”(2014)。 最近參與項目包括「魚塘源野藝術節」(2018)、「廿年回歸前後話Talkover/Handover 2.0」 (2017)、「油街實現即日放送項目:Interlocutor—我與你同在」(2017)、「香港農民曆 HK FARMers’Almanac」(2015)等

 

 


 

Fizen Yuen is Assistant Editor and staff writer of CoBo Social.
Fizen has been actively participating at the local scene in the last few years, and has a particular interest for the up and coming generation of artists. His writings can also be found on Photography is Art,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rt Critics Hong Kong and Cultural Journalism Campus.
Fizenyuen@cobosocial.com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