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一峰:負片中「少做、做足」的美學

秦一峰的作品在物象上大相逕庭,要細心觀察才看得出分別。
藝術家的風格凝練,用色也更為肅靜,在精簡的構圖中創造出形式美學、空間關係、以及氛圍的變化。
Qin Yifeng, 2017/06/13 17:35 Rain, 2017. Giclée print, 53 7/8 x 43 1/4 in. (136.8 x 109.9 cm).
Qin Yifeng, 2017/05/21 12:10 Cloudless, 2017. Giclée print, 53 7/8 x 43 1/4 in. (136.8 x 109.9 cm).
Qin Yifeng, 2014/03/29 15:53 Rain, 2014. Giclée print, 43 1/4 x 53 7/8 in. (109.9 x 136.8 cm).
Qin Yifeng, 2017/05/02 12:25 Rain, 2017. Giclée print, 53 7/8 x 43 1/4 in. (136.8 x 109.9 cm).
TOP
652
27
0
 
6
Nov
6
Nov
CoBo Social Chinese Abstraction Series

香港白立方畫廊最近展出中國藝術家秦一峰的最新個展「負讀.讀負」,這次展覽繼承他自2017年在余德耀美術館個展「秦一峰展」的創作路向,展示他一系列的負片攝影作品。驟眼看來還會誤以為是前衛且抽象的水墨畫,其實是一幅幅尺寸相同,灰度介乎75-85的負片攝影作品,單從一致的格式與風格來推斷,便能想像到藝術家力臻完善的一面。而這些視覺元素接近,只有些微差別的作品中,包含著一個怎樣的創作哲學與實踐?

TEXT: 張煒森
IMAGES: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White Cube

 

秦一峰的作品在物象上大相逕庭,要細心觀察才看得出分別。
藝術家的風格凝練,用色也更為肅靜,在精簡的構圖中創造出形式美學、空間關係、以及氛圍的變化。

 

要對他的作品有多一重認識,便先由他的背景開始,秦一峰除了是藝術家與學者外,他更是一位明式素工家具的收藏家,而那些家具亦成為秦一峰的拍攝及創作的對象,所謂的「素工」,就是指沒有雕花的家具。對於許多收藏者而言,素工寂寂無名,沒有太多收藏價值,但在藝術家眼中,卻可從平凡中領略到當中可貴之處。在不同的訪問中亦有提及,他很強調「少做、做足」,正是素工家具令藝術家醉心的地方,沒有額外的雕花,便是形式上的「少做」,然而,那些素工家具的手工同樣精緻,接縫位置的尺度控制得宜,細節上「做足」。憑著這兩點「少做、做足」,這個理念貫通了秦一峰創作的執著態度與作品的表達上,外觀相近的作品,就會變得不一樣。

具書法訓練的秦一峰,為85新潮美術運動的一份子,因此我們不難理解,他除了具備傳統水墨書畫的訓練、修養與眼光外,西方現代藝術及創新精神對秦一峰的影響亦不可忽視。自1980年代起,他便開始抽象繪畫的探索。到了1992年,秦一峰創作出「線場」的繪畫風格,以線條構建立方體,反映出藝術家當年的創作,已善用繪畫中的元素進行哲理性的思考。直到2006年,藝術家開始編制《明式素工圓方形制》一書,在拍攝家具的過程中,令他的創作方針有所改變,萌生出「以平面表達立體」的想法,成就出他日後攝影中平面化的脈絡。

再細看這次展覽的作品,理解當中「以平面表達立體」的顛覆性。可見秦一峰既有抽象藝術的氣息,亦具極簡主義的創作意志,攝影作品要達到平面化的效果,由選材、構圖、天然採光、拍攝技巧亦一絲不苟。選好拍攝對象、擺好位置及構圖,還需等待合適的天氣,並配合純熟的長曝攝影技巧,幾經測試才能做出滿意作品,才能「做足」。因此,作品的名稱根據當日拍攝的日期、時間、天氣命名。

 

Qin Yifeng, 2017/06/13 17:35 Rain, 2017. Giclée print, 53 7/8 x 43 1/4 in. (136.8 x 109.9 cm).
Qin Yifeng, 2017/05/21 12:10 Cloudless, 2017. Giclée print, 53 7/8 x 43 1/4 in. (136.8 x 109.9 cm).

 

在創作的時侯,藝術家選擇使用大片幅的單軌座機來拍攝,然後直接把拍攝得來的負面掃描,呈現了負片原有的模樣,把真實一下子扭轉過來。他專選取家具局部,或是殘件部分進行拍攝,配合藝術家獨有的攝影表達方式,拍出來的影像再沒有景深,秦一峰就像壓制植物標本一樣,壓平了真實世界中物象,將現實中的透視、明暗對比、空間與立體感等通通抹掉,再以136.8X109.9厘米的統一尺寸,家具以超過一比一的比例從影像中呈現出來,巨細出家具局部的結構、線條與紋理。家具由現實的物件化成影像,影像再由正變負,而負片的影像則以現實的姿態重現,反覆的過程將現實中不少「雜質」去蕪存菁,只剩下幾近成為抽象圖案的肌理,就是藝術家的「少做」。

由此,藝術家從這系列的作品中,大概不會流露出太多的個人情感,而是還原原有拍攝對象 —— 明式素工家具物料的真實性,各種家具的細部,在鏡頭下通通變成了平面化的作品,轉化成最簡潔的視覺元素,從他的拍攝中演化成工整而有機的圖案,觀眾可以將這些攝影作品當成抽象的畫作,從畫面的細節中重新再看那些經過時間洗禮的家具,表面的痕跡可以是自然風化生成的,也可以是人為的破壞與修復,通通都表露無遺。每幅作品看來也很雷同,但細看之下卻是獨一無二。

 

Qin Yifeng, 2014/03/29 15:53 Rain, 2014. Giclée print, 43 1/4 x 53 7/8 in. (109.9 x 136.8 cm).
Qin Yifeng, 2017/05/02 12:25 Rain, 2017. Giclée print, 53 7/8 x 43 1/4 in. (136.8 x 109.9 cm).

 

秦一峰的創作,其實是一種人對於物、對於自然的對話,藝術家利用獨特的拍攝方式,以負片來呈現明式家具,使這些尋常得令人容易遺忘的物象得以重生,以超越肉眼能力的可視性展現到觀眾眼前,教人直視那些由時間洗禮的必然痕跡。

 

 

關於藝術家

秦一峰生於1961年,成長於上海,並在上海生活工作。他自幼學習書法,書法之精髓——精神修養和形式美學——深刻地影響了他的藝術實踐,此次展出的攝影作品也不例外。同樣地,他職業生涯早期作為一個抽象畫家的研究也顯而易見地體現在負片所固有的平面性特質中。1992年,秦一峰確立了他稱之為「線場」的風格系列,在其中,線條建構出的立方體作為視覺主體,探討線與面之構成、平面與立體的關係,以及繪畫空間的重疊與翻轉。此後,藝術家捨棄了立方體形式,風格漸趨凝練,用色也更為肅靜,在精簡的構圖中創造出關於形式美學、空間關係、以及氛圍的無盡變化。

 

 


 

張煒森,2006年取得嶺南大學中文文學士學位,09年獲香港中文大學視覺文化研究碩士學位,現為「香港兒童文學文化協會」執委、「國際藝評人協會香港分會」會員。張煒森關注當代藝術展覽與作品之間的關係,以及當中衍生的問題,藉此延伸展覽的詮釋空間。現專注藝評等藝術書寫工作,亦為藝術家和策展人。策展項目包括「張三李四收藏展」(大館,2018)。17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2016藝術新秀獎(藝術評論)」。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