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唯一限量設計藝廊Somewhere Tokyo:我不受日本客人歡迎

Somewhere Tokyo代理的設計椅子(Photo: Somewhere Tokyo)
Somewhere Tokyo店主佐藤直樹。Photo:Elise Yau
Somewhere Tokyo的空間被當代設計品充滿,置中的是倉俣史朗的名作How High The Moon (1986)。(Photo: Somewhere Tokyo)
YAMAGIWA在1986至1990年的產品圖錄,清楚記有當年Ettore Scottass為品牌設計的燈具。相信對不少設計迷而言,此書也是價值極罕的collectible。
日本設計師h220430的Balloon Bench(Photo: Somewhere Tokyo)
Ettore Sottsass的玻璃作品(Photo: Somewhere Tokyo)
井上隆夫的蒲公英作品,放上電板能發出光芒,詩意之餘價位較相宜,是藝廊的熱賣作品。(Photo: Somewhere Tokyo)
TOP
43515
26
0
 
8
Sep
8
Sep
CoBo Social Design and Architecture

日本是設計大國,日本設計在國際上的地位無庸置疑,國民對「好設計」的喜愛和認知程度之高,更是令周遭地區的行家羨慕不已。但日本在限量設計(design art)上的發展,卻似乎平淡得多--拍賣大行的設計部門仍集中在巴黎、倫敦、紐約,香港在設計品拍賣的成績,似乎還比較活躍。雖說這多少反映設計收藏在亞洲仍處於起步階段,但日本在這方面的角色,卻是疲弱得與其設計先行者的地位不相稱。CoBo早前特意走訪東京,與當地唯一一家經營當代限量設計的藝廊Somewhere Tokyo店主佐藤直樹(Naoki Sato)見面,了解設計藝廊在當地的境況、困難和前景。

TEXT&IMAGES:Elise Yau
部分圖片由Somewhere Tokyo提供

Somewhere Tokyo代理的設計椅子(Photo: Somewhere Tokyo)

 

七月的東京太陽猛烈得過份耀眼,在惠比壽的寧靜小街轉了兩圈,還是找不到Somewhere Tokyo的店面,在街坊指引下才發現一整道玻璃店面,被停泊在門外的連環汽車完美遮擋;沒有任何醒目的招牌或裝潢,佐藤的藝廊還是奉行日本一貫的簡約克制。

但那只是外在,進入店內,便會發現更多與日本美學毫不相稱的亮麗和個人表述。Ettore Sottsass多彩而解放形體的後現代玻璃器皿,與日本設計師寺山紀彦以黃銅打造,將建築形態、光影折射、功能美學倒裝重塑的實驗性層架並置。日本設計大師倉俣史朗標誌式的鋼濾網椅子簇擁著餐桌,桌上隨意地放著的水磨石板,是當年大師為三宅一生所設計的品牌店牆身物料,也是店子被拆時搶救下來的歷史遺物;而那掛在牆上的Zaha Hadid早期雕塑Warped Plane,在陰暗的角落晦暗自明,不起眼得帶點谷崎潤一郎的陰翳美學影子。

 

Somewhere Tokyo店主佐藤直樹。Photo:Elise Yau

 

「你要知道,很多日本人並不喜歡日本設計。」日本人對自家工業設計的認受性很高,但當談論到design art一類的限量設計,則與藝術品交投的情況類近,日本富人更熱衷於網羅西方作品,以西方市場為指標。缺乏藏家青睞,直接影響藝廊、從事限量或實驗性設計師的生計。「前澤友作(日本著名收藏家)會買Jean Prouvé的作品--不知道為什麼,從事時裝的人總喜歡Jean Prouvé;但他也和其他人一樣,是透過外國的設計藝廊購入。」

「日本現在仍沒有專門的設計博物館,三宅一生創辦的21_21 DESIGN SIGHT只舉辦展覽,並沒有專屬於自己的館藏。」

 

Somewhere Tokyo的空間被當代設計品充滿,置中的是倉俣史朗的名作How High The Moon (1986)。(Photo: Somewhere Tokyo)

 

有收藏,才有市場

「最重要的還是『收藏』!」佐藤直樹在2000年開設Somewhere Tokyo前,也是一位收藏家,集中收藏意大利Radical Design、Memphis、倉俣史朗等作品--他的國際化品味也奠定了藝廊的定位。「我不喜歡Bauhaus,那是為了大眾市場而大量生產的東西,對我來說太簡單了。我感興趣的是設計師的個性,如何透過設計呈現出來。」Superstudio、Ettore Scottass……他曾經為了了解更多這些設計師的作品,大量翻閱雜誌、到訪外國的藝廊。直至今日,這類型作品仍是Somewhere Tokyo的重點,獨到的關係網也令他擅於搜羅如今已買少見少的倉俣史朗作品。「找倉俣作品的難度很高,雖然他的遺孀近年亦積極推廣,但重新生產的主要是新版本,舊版很多只有一、兩件,而且也多在他生前好友的手中。」他曾為博物館尋得不少珍稀的原作。藝廊成立七年,建立了自己的聲譽網絡,反倒是他自己,便沒有再收藏了。

縰使如此,佐藤仍然對當代設計的創作力和大膽表述著迷。他拿出YAMAGIWA(ヤマギワ)在1986至1990年的產品圖錄,像找到寶庫一樣:「你知道Ettore Scottass曾經為日本品牌操刀設計嗎?當年日本受意大利設計影響很深,YAMAGIWA這日本燈具品牌,在八十年代末找來Ettore Scottass合作設計燈具--品牌自1968至1983年期間,一直舉辦Tokyo International Lighting Design Competition,廣邀世界各地的頂級設計師合作,製作prototypes並舉辦展覽,即使在今日看來仍是走得很前。它可說是最好的日本設計公司!」翻開比賽圖錄,上世紀最當時得令的國際設計師名字一個個躍然紙上,Mario Bellini、Ettore Scottass、三宅一生、丹下健三、梅田正德……連1983年的比賽展覽海報,也是由平面設計大師龜倉雄策操刀。

 

YAMAGIWA在1986至1990年的產品圖錄,清楚記有當年Ettore Scottass為品牌設計的燈具。相信對不少設計迷而言,此書也是價值極罕的collectible。

 

但為什麼對他而言,非design art不可?

「今天的社會已充斥著過多的產品和消費,我們是否真的需要多一件產品,這對地球而言是否最好的發展?生產>消費>丟棄這個循環,是否有必要打破?單純是滿足人的需要,已不足以作為生產的原因--人們需要在物件中找到新發見、新的價值觀;也需要更加專門和具批判性的作業--簡單而言,設計需要更加像藝術!我們不需要沒有意義的物件。」

但要推廣這一類的設計,在日本仍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以h220430的Balloon Bench為例,由懸浮的汽球造成椅子並沒有支力點的視錯,每一件作品均需要與客人商討放在哪裡,再量度尺寸特別訂造。h220430是很好的設計師(他們的另一件作品、具有反戰意味的Mushroom Lamp被SF MoMA收作永久館藏),Balloon Bench也很受歡迎,可我出售的對象從來沒有日本客人。」

 

日本設計師h220430的Balloon Bench(Photo: Somewhere Tokyo)

 

「我的客人多來自歐美,希望來找珍稀的八、九十年代作品。近年則多了香港、新加坡和內地人,對Memphis作品的詢問度也高了。」

若詰問為何限量設計未能在日本這設計大國落地生根,或許要追溯日本的美學傳統:從十六世紀的茶宗千利休開始,不論是十九世紀美學家岡倉天心所詮釋的侘寂(wabi-sabi),還是二十世紀谷崎潤一郎所發現的陰翳,或是夏目漱石《草枕》中的隱逸美學,均無比強烈地影響著日本今天的tastemaker們,凡此種種化成今日大眾眼中認知的和式「簡約」、「自然」、「實用性」,而這些美學傾向,明顯與今日限量設計中多講求個人表述或形體突破的潮流相對。相反,日本人更容易在北歐設計中找到共鳴--北歐美學精神Hygge中講求的舒適自然,及重視木工製作的傳統,常被認為與日本精神類近……難怪佐藤坦言,相比起Somewhere Tokyo一類的藝廊,東京更多專門售賣北歐家具的店子,認真收藏北歐設計的藏家也更多;索價一百萬日圓的北歐椅子,並不乏買家。

 

Ettore Sottsass的玻璃作品(Photo: Somewhere Tokyo)
井上隆夫的蒲公英作品,放上電板能發出光芒,詩意之餘價位較相宜,是藝廊的熱賣作品。(Photo: Somewhere Tokyo)

 

Memphis近年曝光率高,買賣熱烈,但佐藤並不打算獨沽一味依賴這類作品。「在日本,吉岡德仁、nendo這些國際級設計師算是design art界的大哥大;建築師長坂常與頂尖匠人合作製作限量家具,他算是第二梯隊;我們藝廊合作的則算是第三梯隊,如h220430、寺山紀彦等較年輕的設計師,井上隆夫的蒲公英可是十分受歡迎!」

他說,希望未來藝廊能夠更多與日本年輕設計師合作,作為他們向上流動的階梯。訪問終了我問,作為日本的唯一,會寂寞嗎?「當然不會!」他答得乾脆。

「唯一即代表是最好的!」

 

SOMEWHERE TOKYO
地址:150-0022 東京都渋谷区恵比寿南2-7-1 1F

 

 


Elise YAU (Editor of CoBo)

Elise YAU is an editor and journalist specialises in design, lifestyle and luxury topics. She has written extensively for Ming Pao Weekly, City Magazine and HK01, and she is the author of book projects regarding design, architecture and Hong Kong culture. Currently based in Hong Kong, Elise is immersing the art world after joining CoBo, the first Asia community platform for collectors.

eliseyau@cobosocial.com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