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暴力與「暴力」 —— 高倩彤的《適當反應》

高倩彤《適當反應》展覽現場
高倩彤《適當反應》展覽現場
高倩彤《適當反應》展覽現場
高倩彤《塵埃與瑣事》展覽現場
高倩彤《塵埃與瑣事》展覽現場
高倩彤《適當反應》展覽現場
高倩彤《適當反應》展覽現場
TOP
543
29
0
 
9
Aug
9
Aug
CoBo Social Chinese Abstraction Series

2019年過去一半,香港藝術家高倩彤已經舉行了兩個個展:先是1月份在北京掩體空間的《塵埃與瑣事》,以及正在香港馬凌畫廊展出的《適當反應》。高倩彤是近年發展得比較順利的年輕藝術家,雖然依然要兼職教畫維持收入,但跟馬凌畫廊保持長期合作關係,更加於2016年獲得華宇青年獎。其後,她主動走訪不同場地,最後選了北京的掩體空間,舉行她上一次展覽《塵埃與瑣事》。今次,她回到香港馬凌畫廊舉行個展《適當反應》,展覽結合社會現況,剛好衍生出一種全新的閱讀。

TEXT: Fizen Yuen
IMAGES: Courtesy of Edouard Malingue Gallery and the artist

高倩彤《適當反應》展覽現場

 

對現成物的「冷」處理

由2014年的展覽《關閉的房間》、或是以香港的高鐵工程為題材的《地底工程不合格》、到去年在馬凌畫廊的展覽用LED燈、到《塵埃與瑣事》中的通風管、乃至今次使用公共路牌、施工模具,她以工業為切入點,探討其如何影響個人心理感受,同時旁敲側擊權力和城市的創作脈絡,可謂越見鮮明。今次展覽 從暗到光 的攝影系列繼承了以往她將數碼圖像後期製作的創作脈絡。而且可以留意到高倩彤在使用這些工業物料,出現了二次處理,放大這些工業元素如何投射出城市的冰冷。

例如,入口作品 白寶貼照片 呈現了兩塊寶貼萬用膠混合的過程,混合過程本應流動,但藝術家卻選擇用攝影的手法拍攝,將之凝固;她又將帶有指示功能的方向牌鋪上多層半透明貼紙;或是將施工的模具塗上白色,令其變成畫廊的雕塑,令「控制」變成日常生活。除了獨立地看每一件作品,我認為更加深刻的,是藝術家如何透過運用這些作品共同營造出一種感受性氣氛。由此我們可以勾勒出這個展覽的幾個關鍵詞,是凝固的、有隔膜的,「乾淨」的,這種質地和「冷」就相當相似。

 

高倩彤《適當反應》展覽現場
高倩彤《適當反應》展覽現場

 

與空間共同營造的冷暴力

我認為高倩彤作品越來越鮮明的一個核心,正是「冷暴力」。社會制度完善,暴力(原則上)要接受制裁,但並不代表暴力不存在。事實上,和平與秩序當中,同樣存在暴力。不同於身體上的暴力,冷暴力幾乎是無形的、心靈上的。而表現形式可以是控制、剝削、漠視等。和暴力不一樣的是,「冷暴力」的施暴者不可以由一個人完成,村上春樹在他著名的演講中就準確地描述:「高牆有個名稱, 叫作體制。體制本應是保護我們的,而它有時候卻自行其是地殺害我們和讓我們殺人,冷酷、高效、而且系統性。」

要討論高倩彤的「冷暴力」,先要提她的展覽《塵埃與瑣事》。展出《塵埃與瑣事》的掩體空間位於北京段祺瑞政府舊址其中一個地下室。在這個展覽中,她透過轉換日常物品的展示方式、語境,令整個空間彷彿變成一個無塵的手術室、工廠。其中,她將二手的日常物件,切割並磨成粉,在通風管中排出,令人聯想起新疆再教育營進行的思想「淨化」工程。不少新聞報道,民眾在再教育營必須唱支持中國政府的歌曲,才能吃飯。最近,有中國藝術家在外國舉行有關六四的展覽,收到來自神秘人士在微信的短訊,警告他不要做損害國家利益的事。當藝術家作出查詢後,整個對話就突然消失。在中國,以維持穩定為名的冷暴力,可謂無處不在。

「冷暴力」是否同樣在香港出現?當然。畫廊象徵的藝術市場,或是中環,正是最能反映這種冷暴力的地方。從她將模具偽裝成的藝術品,作品放在畫廊中,可以理解成她對藝術市場控制藝術家的含蓄批判;林立的高樓大廈、來去匆匆的途人,中環正是一個發展得過份成熟的城市。所以,雖然今次展覽整體的「溫度」仍是偏冷,例如她在畫廊入口處,就築起一道白牆,令人有被隔離的感覺;而她的 從暗到光 系列,也刻意將攝影施工地盤的顏色調得冰冷。但細心留意,她在攝影上的繪畫,又令作品同時衍生了冰冷和微暖兩種不同的質感。如果用文字來為兩個展覽定性,可以說她在《塵埃與瑣事》是尖銳和批判的,而香港的《適當反應》則是懷疑和徬徨的。

 

高倩彤《塵埃與瑣事》展覽現場
高倩彤《塵埃與瑣事》展覽現場

 

「暴力」讓人看見冷暴力

回到社會,繼修例事件後,西九文化區內的工程又發生嚴重地陷。這個城市因為體制造成的敗壞,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在這些冷暴力下,如何繼續向前,似乎是不少香港人需要思考的共同處境。從暗到光這批作品中,藝術家拍攝工程地盤未完成前留下的「洞」,聯想下去,當工程完成後,「洞」會消失,而洞內那幾抹色彩,也會完全消失。在這種冷暴力下,香港也在安詳地死去。可以說,藝術家對這個進行中的適應工程,是悲觀的、被動的。

七月一日,在金鐘的立法會大樓前,一眾抗爭者把玻璃撞破,隨即被譴責為「暴力」。有人說,香港在這些示威和衝擊活動下,正在慢慢死去。但我認為,唯有在「暴力」下,體制的冷暴力才得以彰顯。在這個語境下,高倩彤的作品 從暗到光 出現了新的閱讀方式。觀眾可以一邊透過展覽重新理解社會事件,又或是透過社會事件重新理解展覽,思考在當下社會的適當反應。雖然藝術家在設計展覽時,應該沒有預料到展覽發生時會遇上這一連串事件。但如果觀眾跳出框架,理解展覽或是社會上發生的事,終會明白香港的「工程」,不是為這個冷成冰的城市再添冷,而是用熱力慢慢將這塊冰溶掉,溶出一個洞。所以,我認為《適當反應》既可以演繹成悲觀的建構過程,同時可以理解成樂觀的瓦解過程。

高倩彤的作品大量使用生活中的現成物,但她透過對這些素材的處理,令觀眾思考工業與文明帶來的「期望」和落差而衍生的情感。今次風波,恰恰將這種看似遙遠冷暴力「未來」,變成不得不直視的當下。宏觀來看,高倩彤的作品既可以解讀成一種全球現代化下的普遍現象。微觀來看,她雖然沒有直接回應時事,而是利用一些婉轉的手法,呈現被控制的狀態和情緒,但的作品也敘述了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之後、雨傘運動之後,香港卡在現代化和中國統治下形成的冷暴力之下,個體的的抵抗力量和情緒。而這種「情緒」,或就是融化冷暴力最大的武器。

 

高倩彤《適當反應》展覽現場
高倩彤《適當反應》展覽現場

 

 

高倩彤《適當反應》
香港馬凌畫廊
30/05/2019 – 17/08/2019

 

關於藝術家

高倩彤(生於1987年)為香港新銳藝術家,工作生活於香港。 2009年獲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文學士學位,2012年完成挪威奧爾維克的藝術家駐村計畫。展出經歷包括第八屆海參崴視覺藝術雙年展、亞洲協會香港中心、香港Para Site藝術空間等機​​構。高倩彤曾獲頒香港藝術發展局所辦法的藝術資助(新苗資助)(2014)、香港 2013-2014 Pure Art Foundation獎金 (2014)、以及華宇青年獎評委會特別獎(2016)。

 

 


 

Fizen Yuen is Assistant Editor and staff writer of CoBo Social.
Fizen has been actively participating at the local scene in the last few years, and has a particular interest for the up and coming generation of artists. His writings can also be found on Photography is Art,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rt Critics Hong Kong and Cultural Journalism Campus.
Fizenyuen@cobosocial.com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