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場中的國際級藝術   細數K11 MUSEA藝術品打卡位

Alicja Kwade,透視系統的保存,2016,鏡子、黃銅、花崗岩、砂岩、鋼材、木材,150 × 280 × 100 厘米。圖片由K11藝術典藏提供。
Huma Bhabha,佇立,2014,鑄青銅、顏料,187.3 × 66.4 × 50.3 厘米。圖片由K11藝術典藏提供。
徐道獲,中轉站,倫敦工作室,2015,聚酯纖維、不銹鋼管,212 × 189 × 225 cm,共 3 版,第 1 版 + 1 件藝術家版本。圖片由K11藝術典藏提供。
Larry Bell,The Tall Star,2019,琥珀色夾層玻璃,182.9 × 259.4 × 259.4 厘米。圖片由藝術家及豪瑟沃斯畫廊提供。
TOP
620
38
0
 
24
Jun
24
Jun
CoBo Social Market News Reports

近年各方各界均不斷嘗試革新藝術的展示模式,試圖將藝術與大眾之間的距離拉近。當中由K11創辦人鄭志剛首創的「藝術購物館」形式,可算是最為人所熟悉——畢竟都市人的日常生活與購物消遣密不可分,在過程中不經意地滲入藝術成分,不但更容易為觀者所接受,亦可形成一場場有趣的偶遇。新成立的K11 MUSEA以「香港文化矽谷」為定位,其中所搜羅的藝術品更是不惜工本,不少均是當今藝術界炙手可熱的名字。饒富深意的展品加上經深思熟慮設計的場景,配搭周遭不斷上演的人間戲,對你對我均是一場嶄新體驗。現在快跟我們一起認識以下正於商場展出的藝術品,作為下次到訪的集郵對象!

TEXT: CoBo Editorial x K11 MUSEA
IMAGES: Courtesy of K11 Kollection

 

Alicja Kwade,透視系統的保存,2016,鏡子、黃銅、花崗岩、砂岩、鋼材、木材,150 × 280 × 100 厘米。圖片由K11藝術典藏提供。

 

Alicja Kwade《透視系統的保存》(2016)

德國藝術家Alicja Kwade向來擅用雕塑,不斷挑戰觀者對媒材的理解,集中探索虛擬與現實、觀看與感知、空間與時間、科學與哲學之間的相互作用。在她舉重若輕的調度下,日常物品與材料或延伸或變形,總是能夠令觀眾重新發現空間和物質,感受藝術的緊湊張力。《透視系統的保存》由數面鏡子和長圓柱形結構組成,裝置看似隨意擺放,實則精心佈局,透過鏡子的反射特性營造出多重空間的假象。下次到訪,不妨繞其而行,從不同角度發現物體如何隨腳步,與所處空間的關係不斷改變,或許能夠引發你對周遭世界的更多想像。

地點:2F,K11 MUSEA

 

Huma Bhabha,佇立,2014,鑄青銅、顏料,187.3 × 66.4 × 50.3 厘米。圖片由K11藝術典藏提供。

 

Huma Bhabha《佇立》(2014)

巴基斯坦裔美國當代藝術家Huma Bhabha最為人熟悉的,相信是她如巨獸般的雕塑。今次在K11 MUSEA展出的等身直立雕塑,以圖騰柱的形狀和風格呈現,活像某種原始文明中的人物,或在崩壞的世界裡的超自然生物。雕塑表面粗糙,霓虹綠色和黃色強調了藝術家着意表現的身體器官與結構——矗立的雕塑被賦予了生命和性格,成為立體的人或物。圖騰柱除了參照非西方的藝術傳統,使人聯想起一個不穩的世代,當中亦包括政治分歧和各種社會議題。Bhabha把過去與現在連結,同時邀請觀者為人類的未來三思。

地點:7F,K11 MUSEA

 

徐道獲,中轉站,倫敦工作室,2015,聚酯纖維、不銹鋼管,212 × 189 × 225 cm,共 3 版,第 1 版 + 1 件藝術家版本。圖片由K11藝術典藏提供。

 

徐道獲《中轉站,倫敦工作室》(2015)

南韓藝術家徐道獲的裝置藝術,總帶著一份鄉思——他在90年代離開家鄉到美國讀書及定居,後來又到英國生活一段時間,因此他的作品主題圍繞「家」的概念、身分界限、個人與群體在全球文化中的聯繫。他標誌式以聚酯纖維,按比例複製日常物或建築,當中《中轉站》系列將他自己的居所和工作室複製,利用聚酯纖維打造半透明如詩般的結構,通透輕盈得仿佛能夠連接往不同空間,隱喻通往時間、不同文化,及藝術家本人的生活和經歷的通道,引誘觀眾走進其中一探究竟。

地點:3F,K11 MUSEA

 

Larry Bell,The Tall Star,2019,琥珀色夾層玻璃,182.9 × 259.4 × 259.4 厘米。圖片由藝術家及豪瑟沃斯畫廊提供。

 

Larry Bell《The Tall Star》(2019)

《The Tall Star》是大型玻璃雕塑作品《The Pink Compass》的其中一部分,同時也是一獨立的作品。這位年已80的藝術家近年仍不斷拓闊自己藝術的可能性,將過去被他稱為「冰山」的一系列玻璃立方作品「打開」,成為由不同玻璃面板組成的「standing walls」,使它們具有多種用途和配置方式,但同樣傳承著「冰山」的深意——當你看着單獨展出的作品時,你只是看到一個充滿組合可能性的龐大整體的冰山一角。《The Tall Star》由四塊半透明梯形玻璃面板組成,在環境光線下呈現出深淺不一的琥珀色,體現了Larry Bell對玻璃的光學特質的深入研究,以及他如何形塑觀者對其周遭環境的感知。

地點:2F,K11 MUSEA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